发新话题
打印

濮存昕:戏曲不是拷贝的艺术

濮存昕:戏曲不是拷贝的艺术

  “《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的出台对全体戏曲人是种鼓舞。戏曲是表现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优秀传统文化对当代人有精神滋养的作用,在推动戏曲舞台艺术发展中,艺术家不应做金钱、市场的奴隶,要牢记服务人民。”新任中国剧协主席濮存昕如是说,“戏曲用真实的舞台魅力,获得人生的各种有益的信息,导人向真向善向美向上,而演员也在其中得到修行。”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濮存昕,话题围绕《若干政策》对戏曲艺术繁荣发展的促进、艺术服务人民、艺术家如何进行精品创造这三个方面展开。
  “戏曲是活态的艺术,而不是拷贝的艺术。”濮存昕表示,不能将戏曲束之高阁,从业人员要把继承的老祖宗的艺术化成自己身上的活儿来征服观众。另外,保护、传承传统戏曲、传统文化,既要尊重戏曲的表演程式规律,也要参透戏词里的道理。他说这些话,里边有自己多年的创作人生体会,“到了三四十岁,觉得自己表演需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时候,原有的不够用,才返回头来关注传统文化。”他在多次和梅花奖艺术团的演员一起演出时,向戏曲演员们学了很多东西,比如台词功夫、韵律、节奏等。濮存昕的决心是“戏剧人要团结在一起,要保护传统文化,保护戏曲艺术,使它在这个时代轮回不能衰竭灭亡,几百年以后的孩子们仍能看到中国多样多彩的戏曲剧种。让这种传统艺术仍旧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间,更重要的让后人不仅能看到戏曲的各个行当,更可以感受到戏曲背后深厚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底蕴。”
  濮存昕感慨培育观众基础“像镰刀割麦子一样,一刀一刀地割”,艺术家要有长期的努力。“一个城市的戏剧展现着一个城市的性格。”濮存昕说:“当城市里的观众逐渐拥有了可以滋养他们精神生活的文化消费,这个城市将会因戏剧而充满文化的光芒。”“我们戏剧艺术家干的就是这事——我们使当代的老百姓认同我们的戏曲,热爱优秀的传统文化和当今社会的先进文明。‘不信今日无古贤’,应该有这种担当,站在台上,去和当代观众发生创作与欣赏的交流。前辈们给我们的行当,我们要接下来。我们是不是有足够的精彩,是不是能够齐肩前辈,甚至要超越前辈,青出于蓝,然后让当代观众喜欢我们的传统文化呢?”
  在新的时代,戏剧界如何涌现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以杰出的创造回馈观众的期望、不负国家的重托?濮存昕认为,对艺术家而言重要的是具有一颗善于发现的心灵。目前创作枯竭、“剧本荒”的出现,戏剧从业者首先需要反思:艺术创作所展现和供人们去感悟的东西太多了,能不能从纷繁的事物中提炼出艺术之美?“我们的思考要深入、技艺要提高,创新也好发展也好,离不开老百姓的参与。惟其如此,我们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让观众发自内心地喜欢。而对舞台表演来说,演出者也不能停留在过去的老观念里,墨守成规,而是应该充分考虑自身的行当发展,让最终的舞台呈现可看、可品。”
  在濮存昕看来,以善于发现的眼光、提炼出艺术之美,直接取决于艺术创作对“为群众”和“如何为”群众服务的坚持。这是前提条件。戏剧工作者从内心要深刻体会到艺术离不开欣赏者。从人民出发不是一句概念口号,舞台艺术离不开观众,离不开“座儿”,当然这不是指艺术家应做金钱的奴隶,而是要通过市场这个桥梁,把整个文化艺术运作起来,桥的那一头,还是要为人民服务、为观众服务。“焦菊隐导演曾经说过戏剧是与观众共同创造的。这句话是在告诫我们舞台不能脱离观众,艺术家不能脱离人民。艺术家要有自己的真知灼见,可不等于搞创作只从自己出发,是个人的抒发、感悟,而是在观众中引起共鸣。”濮存昕本人对戏剧创作最高的追求就是“要同观众共同创造,不是我只演,观众只看,而是我来演,观众有着丰富的再想象再理解空间,这一点也是同从人民出发是一致的。”
  濮存昕一再说:“国家现在提供了好的政策扶持戏曲发展。然而,好的文化生态环境的建设,离不开艺术家自身的努力。”他关注全国众多戏曲院团在转企改制下的生存发展,这是当前戏曲人必然面对的新形势。“我们要勾起更多人对戏剧的兴趣,让他们主动买票成为文化消费者,这是我们干这行的自豪感。”他希望,戏剧艺术家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把戏剧艺术的薪火一代代传下去。“文艺没有市场,没有观众,它一定要衰竭。创新也好,发展也好,一定要看重的是人民的关注、支持与参与。”
  中国剧协历任主席分别为田汉、曹禺、李默然、尚长荣。濮存昕是最年轻的当选者。谈起履新的感受,他真诚而谦虚:“我自己的水平不够,但是大家伙觉得我还行。所以我现在想知道大家要干什么,跟大家一起干,摆正心态多干实事。我其实是这么一个角色。”对于以后5年的作为,他说:“中国剧协是一个民间团体,我们戏剧人愿意拢在一起,热爱事业,热爱国家,热爱观众,大家伙相互支持,有薪火相传的精气神。”他表示当了剧协主席,但角色仍是朋友们、粉丝中所喜欢的“永远的小濮”。“演员千万别自以为是,这是我们的大忌,这也是德艺双馨所要求的。真不要凌驾于观众之上,我是一个演员,在台上有活儿,可以有舍我其谁的自信,下台却一定虚心求进步。否则,自己的东西会过时的,观众看了一遍觉得新鲜,看十遍之后就厌烦了。这也是前辈戏曲人留给我们的教育。”

记者:刘茜
来源:中国文化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