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當我遇見《臨江會》的周瑜

當我遇見《臨江會》的周瑜

當我遇見《臨江會》的周瑜 = 作者 / 樓勝
若問戲曲界小生最難演的人物是誰?
很多人的答案無疑是:周瑜!
若問小生最難演的劇碼又是什麼? 應該是:「兩會」,也就是《臨江會》和《群英會》! 很多梨園前輩常常告誡年輕演員,某某角色要等到幾十歲的時候方可扮演。 其中的原因可謂是用心良苦。 這是前輩對戲的敬畏,也是前輩對年輕演員的厚愛,主要怕年輕演員的功底和生活閱歷不夠,角色很「重」,演員很「輕」,最後角色把演員壓垮。 而我很幸運,也很忐忑,在我很年輕的時候,就遇見了《臨江會》中的周瑜。
《臨江會》是戲曲劇碼中的著名摺子,此劇講述了周瑜以聯劉抗曹之名邀約劉備過江議事,酒席宴前設下埋伏企圖加害劉備,劉備命關羽護駕,識破公瑾之計,公瑾暗害不成,徒留氣憤。 特別是在京劇舞臺上,這齣戲可謂家喻戶曉、常演不衰。 而婺劇的演出風格粗獷不失細膩,俗中帶雅,雅中帶趣,素有文戲武做、武戲文做的演出特點。 所以婺劇的《臨江會》和京劇又有所不同,所有的唱腔和曲牌保留了婺劇徽戲原汁原味的風格,具有鮮明的草根性和民間性。 遺憾的是,這個戲在我們浙江婺劇團已經幾十年沒有人去演出。 我演出的版本是我們團的導演演出者徐勤納老師根據傳統老戲的版本基礎上加工提高重新編排的。 演出之後,因劇碼有濃郁的婺劇老戲韻味並符合老百姓的欣賞口味,廣受好評。
2012年浙江省「新松計畫」青年戲曲演員大賽上,我就是以《臨江會》作為參賽劇碼並獲得了亞軍。 2013年12月16日,我在上海蘭心大戲院舉辦了「樓勝婺劇折子戲專場」,第一個劇目也是《臨江會》。 我自己也對這個劇碼情有獨鍾,並且通過長期的舞臺實踐慢慢形成了一點自己的體會。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這個戲之所以好,是因為其中有一些「門道」可深究。 首先,從欣賞的意義來看,這個戲通過細膩逼真的表演刻畫了主人公周瑜複雜繁多的心理變化,給觀眾以美的享受;其次,站在正統的立場,對劉備這樣賢德的好人動殺機,必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具有通俗的教化功能;還有,通過這一折戲, 可以展現三國赤壁之戰前後複雜的政治鬥爭,給人帶來許多歷史與人生的感悟與思考。 程式化是中國戲曲表演的重要特徵,唱、念、做、打構成了戲曲表演的具體表現形式,高度的技巧性不僅是戲曲程式化特點的集中體現,也是戲曲演員塑造人物的必備手段和藝術素養。 在具體的人物塑造過程中,也有很多獨具特色的地方。 戲一開場,長江之畔,波濤滾滾,大都督周瑜端坐點將台,金甲燦燦,翎子輕點,年少狂傲,志得意滿,一時間氣勢逼人風頭無二,這裡一定要表現出人物目空一切的心理狀態;安排好刺殺的劉備計謀之後,更加自滿非常。 當聽到周善報上劉備已經過江時,周瑜從高臺上翻身一躍而下,內心急切,接著是一個狂笑,得意忘形地狂笑;列隊迎接劉備的時候,在傳統曲牌【望鄉台】中周瑜五官變形,雙眉緊鎖,鼻翼緊閉,兩眼發直,目怒凶光,咬牙切齒, 踩著鑼鼓重音一步一步往台口走,最後一個跺擰,單腿站立、臉沖天,然後沖下場去。 這樣誇張的造型和表情,極具臉譜化,傾刻把周瑜巧設計關,心情複雜,叱吒風雲,橫掃千軍的形象刻畫的淋漓精緻。 是很多其它劇種不敢輕易運用的;與劉備挽手走在江邊的時候,有幾番周瑜變臉的表演。 這個表演並非是真的運用,而是運用婺劇傳統戲中"半臉微笑半臉凶相"的變臉技巧,喜憂參半,愛恨交加,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迅速地轉變。 周瑜拉著劉備,笑臉相迎,假獻殷勤,而一背對劉備馬上面露凶色,隨時準備動手刺殺劉備。 這幾度表情地明顯變化,可以讓觀者非常清晰地看到周瑜的內心世界;進入大帳後,有幾番動手刺殺的動作,結合婺劇曲牌還有婺劇非常有特色"哇哦! 哇哦! 哇哦! "叫吼聲,來營造暗殺的緊張氣氛,表現劉備的害怕和周瑜的緊張,以及帳外官兵的人頭攢動;當劉備感覺氣氛不對欲逃走時,周瑜一把將其拉回,劉備只能尷尬地坐下,渾身發抖。 此時一句叫頭「一同上宴」,我用了我的小嗓把叫頭翻高再拖了又拖,最後急止,連著一大段西皮「大江兩岸號角聲響」將內心世界所思所謀一一道盡;唱到最後離成功只差一步時,關羽的出現讓周瑜的情緒完全癱掉, 只能眼睜睜看著關羽保護劉備逃走。 在這裡,我在老戲版本基礎上自己新加了一段翎子表演,可以恰如其分地表演周瑜氣急敗壞的情緒。 然後,周瑜呆呆地站立,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看到手上的血跡,又是氣氛又是驚訝,雙眼發白,直直地倒地。 婺劇《臨江會》樓勝 主演 總的來說,這樣去演繹《臨江會》中的周瑜,既淳樸又鮮活,是一個婺劇特有的周瑜。 婺劇歷來擅長將人物的心理狀態用簡練誇張、變形取神,大開大合的肢體動作予以表現。 這種高難度的炫技式的塑造人物的方法,一方面極具觀賞的美感,另一方面恰到好處地外化了人物的內心世界和情感狀態。 比如《臨江會》中的高臺功和翎子功等精彩的外部動作,在展示人物高昂的情緒和狂傲的氣質時可謂恰如其分、淋漓盡致。 從定計、相迎、到飲宴、暗戰,角色的「年輕氣盛」、「殺氣騰騰」、「內外不一」、「追悔莫及」等心理變化的過程和層次由內而外、滿溢出來。 特別是在與劉備周旋的過程中,我運用變化萬端的翎子功——或上揚、或低垂、或停或甩或繞或擺或抖或挑等技巧來展現周瑜時而居功自傲、時而緊張焦急、時而氣憤懊惱的心理狀態。 最後劉備逃脫,周瑜計謀落空,我更是以一連串劇烈翻動的翎子功技巧,表現了周瑜的落敗後的心情,最後一個「硬僵屍」,吐血倒地。 這一折戲的學習和演出,給了我很大的啟示:一定要充分運用傳統絕技將戲曲富有美感的程式動作和人物融為一體,賦予角色光彩奪目的形象氣質和性格特徵,盡可能通過表演使這一家喻戶曉、豐富複雜的周郎形象在舞臺上曜然復活。
作者:樓勝 樓勝,1987年6月出生,2003年考入武義縣蘭香藝術學校,畢業後進入浙江婺劇團(現浙江婺劇藝術研究院),主攻文武小生。 攝影 by 周聰 從藝十四年來,懷著對婺劇藝術的摯愛,認真學習和繼承婺劇傳統表演藝術中的精華,同時掌握了戲曲藝術表演的基本規律和創造人物中獨特的表演手段。 追求從繼承中求發展的創作道路,更注重從多方位吸收中豐富提高自己的藝術素養。 在20多個劇碼擔當了主要角色或重要配角,如《三請梨花》中的薛丁山、《穆桂英》中的楊宗保、《畫龍點睛》中的李世民、《斷橋》中的許仙、《火燒子都》中的公孫子都、《呂布試馬》中的呂布、《野豬林》中的林沖、《三打王英》中的王英、 《臨江會》中的周瑜等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