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陈务定谈戏:看傅希如全部《一捧雪》有感

陈务定谈戏:看傅希如全部《一捧雪》有感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一傅希如系列专场第二轮
《一捧雪》(莫成替死 审头剌汤 哭灵弃杯)
这轮演出主要在于傅希如"一赶三",按老本演绎仅"莫成替死 审头剌汤"两折,由马连良先生后加",雪杯园"才贯穿全剧为全部《一捧雪》,上世纪五十年代马谭张裘演于上海天蟾,这三折戏马先生分三天演完,"替死"和"雪杯园"分别演开锣,唯"审头刺汤"放在大轴,历史记载张君秋十八岁随义父马连良来上海,因当时风气讲究“压台"(即大轴),马为捧干儿子,将这出“审头刺汤"压台,由张君秋“送客",这是史话。
此次傅帅首次以三种扮相和三个人物的演技,呈献给广大戏迷,替死一折,按评弹开相是罗帽直身,青丝板带,鞋模头靴,底下人打扮,与以往林冲,秦琼英雄形象相比,这也是傅帅拓戏路的初次尝试,按余派留下唯一唱段,“一家人只哭得似醉"二黄第一句,“醉"字翻嘎调,全场爆发第一个满堂采。紧接着双手翻水袖,抖髯,漂亮的身段配合正宗的余派二黄唱段,台下戏迷在看和听,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审头"起傅帅官帽,绿蟒,一付锦衣卫主审官不可一世的气派,与汤勤较量斗智斗勇,念白字字珠玑,句句铿锵,把小人汤勤弄得无地自容,令观众大快人心,由衷叫好。这折戏由马派谪传朱秉謙老师传授,以马派腔为基调,傅帅采用马腔余唱,照样悦耳受听,戏迷们听得津津有味,其李少春先生在他的“借东风""甘露寺"等剧目中早已作出马腔余唱的典范,笔者对这种流派继承,拿过来,为我所用的积极方法大加赞赏,今天傅希如能在继承前辈典上走出坚实的一步,应属难能可贵的。"雪杯园"在马派原作中仅是剧情归宿,並无成段唱工。这次演出前请来续正泰老师谱写成套的大段,从二黄导板"見灵牌心悲痛淚湿襟袖"接回龙转反二黄慢板,原板,再归二黄原板,散板的成套唱腔,虽是新编,但没有脱离传统,老腔中出新,与耳音相靠甚近,听反应剧场有观众还在擦淚,很动人。
这台大戏中一位张(君秋)派的青年演员蔡筱滢引起戏迷极大兴趣,从审头出场到开唱的前后共八句二黄散板,浓浓的张派音色,令人注目,到刺汤大段二黄,从导板 "樵楼上打罢了初更鼓尽"起,回龙“脱却了素衣又换新"展示了小蔡对张派艺术的理解,慢板头两句两个张派好腔,小蔡运腔自如,不瘟不火得到戏迷应有的掌声,到大段结束戏迷观众认可的叫好是全场是打分。记得去年傅帅糸列第一场,名净康万生加盟,(大保国)一折定弦升F(六半调),蔡筱莹的李艳妃,用她特好天赋的嗓子,张派音色和技巧,沉着应对,园满完成,在三人每一句翻高唱腔“杨波保本气昂昂""你坐江山谁保你",生净两句采声以后,旦角一声住了,“不用你徐杨自为王",六半调二黄,小嗓满宫满调,又是一个满堂好!
在名丑郑岩饰汤勤的助演下“审头"一场越发精采,文丑表演得来叫好与掌声比较罕见,名丑郑岩刻划汤裱背内心奸祚颇具功力,在他的带动下王盾饰前后汤勤也有很好的表演。
一台精采的好戏就由红花绿叶,相辅相成,象一棵菜摇曳生姿,满台生輝!
遥望傅帅系列,第三场《将相和》,第四场《野猪林》给戏迷朋友带来更大的惊喜与满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2368f0102xuep.html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