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64集电视集剧本《人。素》第1集____64集

拜读,敬佩!

拜读,敬佩!


TOP

109 黄氏诊所 #
我漫步进了诊所。看到年龄大的那位妇女有50 多岁,气愤地把敷了药的小孩子牵来站在黄医生面前:“我的娃娃是你随便整的嘛?”诊所里几个人都看着她“现在我的娃娃是独生子女,你要给我搞清楚,我今天原凉你,不计较你,也不和你一般的见识。你不要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这点我们妇道人家都懂的道理,你还不懂。这个娃娃七岁了,不是风吹大的。算了,我高姿态,我们高姿态,原凉你。”两位女性气冲冲的牵着孩子走了,还念了一句“硬是点都不叫人。”
[画外音] 我看你的外表还是像一个人,戴着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还梳着头光光头。你还不错噻。 *
我回头看着黄医生和吕护士。我们三个严肃的眼神,放松了,相互对视,突然我们仨哈哈大笑起来。黄医生笑着说:“鲫鱼,你说的多一点开心,少一点烦恼。”

110 在我店 #
我在做清洁,一位身材极佳,20出头,烫着黄色头发,白白的瓜子脸,粉红色的口唇,洁白整齐的牙齿。的确有几分女性美。她说:“我拿一件纸。”
国益:“12元。”国益收的钱,钱交后那位女性拿着一张纸条在认真地看。国益玩笑道:“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呀。”
那位女性说:“哦!你给我看一下这是写的什么。”
国益接过纸条一看:“每人。就是每人。”把纸条还了她。
俏女:“谢谢你,谢谢!”
我村企业家李想30多岁,矮个子,短发、圆脸。开着自己的奥的小车,非常热情地来到我店,一下车就笑着招呼道:“鲫鱼大老板,你好!很忙。”
我一看,笑着:“嗯!不忙,不忙,耍一会吗!企业家。”
李想:“啥企业家哟,不值一提,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请教你,向你学习。”
我笑着:“别别别!我来拜望你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想诚恳:“老兄我今天是专门来请教你,找你地麻烦。”
我笑着:“好呀!我今天得粘企家的气味。”
李想:“别!怎么办呢?你现在没有时间,中午,还是晚上,你安排一个时间,我今天地任务就是麻烦你一件事,要你当过两三个小时。”
我说:“真的?”
李想:“真的。”
我笑着:“现在你说一下中心思想行吗?”
李想:“哎!一会说不清楚。”
我看他是有什么事,我想了想:“那就中午嘛!”
李想:“好!你忙。”走了。
接着有两个人来买东西。客户一走,国益就忍不着笑,我看着国益。国益:“我早就要问你。”
我惊奇:“你现在问也可以呀!”
笑了一阵的国益:“你补零钱给别人……”
我忙:“啊!我补零钱给别人。”
国益:“你随便补就行了。”
我点头:“啊!我是随便补。”
国益:“我看你是把钱牵得整整齐齐地来递给别人。”
我说:“是呀!本来就该那样嘛!我不感到好笑。”
先买纸那个20出头的俏女,带着一俊男还没进店门就指着国益:“就是她。”
俊男:“你为什么要嫉妒她,她就是我爱人”我和国益看着他两,不知所措“先前在你这里买了一件纸,你居然指责她美人。”
[画外音] 什么意思,该不是敲诈? *
国益感觉到奇怪:“我没有,我那里说了他是美人。”
男士:“你没有,你亲口对我爱人说美人。后来我爱人碰到她一起上班地一说,你这样一说使她们单位上班的几个人都要产生了矛盾。”
国益:“我没有没有,我咋会去说别人是美人呢?任何人我都不会去说美噻。”
俏女:“你亲口对我说的美人。”
俊男:“人家都说你地生意做得公道,我想以后买东西都在你这里来买,不知道你们的人品还这么差。”
我忙:“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了一个美人,都产生了那么严重地后果?”
男士对国益:“你今天得给我说个所以然,二道弄得她们几个人上班都矛盾重重,原来她们几个上班关系很好。”
我把凳子拿到他俩跟前:“请!你二位坐。”我把开水给他们倒上“如果我们在语言上得罪了二位,我们理所当然要对所说地话负责。”我看了一下俏女和国益“你们重新做一遍说一遍,我看到了那时她们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都是两对爱人在一起,话说清楚了,我们也更了解呐,也可能我们会成为朋友。”我对俊男说“当时我在做清洁,没有注意她们两个女人的语言。”
国益:“就是她来买纸后,拿着一张纸条子在认真地看,我就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我就不该开玩笑。”
我忙:“嗯!你不要说你该不该,你要说当时是咋说的,咋做的。当时也没有多的人。”
男士:“你今天不把问题说清楚,我对你还是不客气。”国益有点紧张。
我忙:“对!要把事情搞清楚。没有把问题搞清楚,大家心里都不舒服。”我对国益说“你就把当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来一遍。是严肃了还是不好说。不关事,就算咱们玩游戏。”
国益有点紧张:“我看她看那张纸条,看得认真,我是想和她开一个玩笑,我就说了个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后来她就拿给我看,她也和我开玩笑说你看上面写的啥。她递给我,我随手拿过来一看,我就说了个每人。”
男士站起来对国益:“你为什么要指责我爱人美,你为什么要说美人,你得给我解释清楚。”
我深呼了一口气:“嗯!那张条子上写的美人,你的爱人拿着纸条问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当然是纸条上写的什么,就说什么噻?再说,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说。”
男士:“问题就在纸条上写的不是美人。只有我才敢说她美。”
我点点头:“对!是只有你才敢说她美。”我看着国益“国益纸条上不是写的那样的字,还是你不认识纸条上的字。”
[画外音] 麻烦了,未必是写的偷恋情。 *
我对俏女说:“你能不能把你那张纸条再给我爱人看一遍。”
俏女:“我现在拿不出来。”
男士:“现在她在哪里去拿。不管咋说,反正你说了那个话。”
我说:“我有一种乐观地想法。这见事,如果我们当没有发生,当我爱人没有看你们那张纸条,行吗?反正也没有多的人在,是女人同女人说。”
男士:“肯定不行,她们几个会都闹成一团糟了。相互指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有这样的后果存在,要不然我来找你们干嘛?”
我说:“那我去给他们当个面,解释一下,道个歉?”
男士:“不是道歉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子说,这就是你的人品问题。”
我转了一个思路:“国益!那张字条上只写了两个字?”
国益紧张干脆地说:“就写了个每人38。”
[画外音] 这个女人没有38岁,未必她画了妆,我看不出来。哦!未必是另外一个男人38岁,这事还不好办。 *
国益看我没有招哭了起来:“我不信,就是那样一张纸条,我看她一直在瞧,我以为她视力不好,我才看的,上面就写了个38/人。我就给她说每人,会造成后果。”
我突然想到:“这样这样。”我去拿笔纸给国益“国益!你照猫猫画符,把它画下来。”
国益流着泪不高兴地写在纸上。‘38/人’。
我拿着纸条一看醒悟了,我乐观自言:“哇!是这样的,有意思,80岁的老人看不懂,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原来是这样。”
男士:“怎样?”
我自语:“这个问题是得搞清楚。”我对男士说“嗯!不好意思,我可以问你一下,你看了那张字条吗?”
男士:“没有。”
我忙:“慢!”我自语:“我好像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但又不可能。”我看着这位俏女我还点了点头。
我问男士:“我可以问你爱人一个问题吗?”
男士看了我一眼:“你问。”
把国益刚写的那张38/人拿给俏女看。我问她:“是这样写的嘛?”
俏女瞧了瞧:“是这样写的。”
我拿着字条、看着男士:“对了。哎!我都不知道这该给你们咋解释。”
男士:“你这样说我的爱人是美人、漂亮就是嫉妒她或者说是在侮辱她,我们是夫妻,只有我、才敢说这个话。”
我点点头:“老兄!我满分地佩服你,作为一个男人对自己妻子满分的爱。这件事我乐观地说,我看就是一张普通的便条,不存在有恶意。”
我眉头一皱,自言:“嗯!慢……就是一句普通的语言,咋会是这个结果呢?”
国益有点生气:“什么吗?就是一个38/人,倒汉才不知道。”
我这一下才豁然开朗,拿起笔写了一个38,对男士说:“你没有看过这张条子?对不起我问这位女士。”我又拿国益写的38/人,给俏女看“讲你读一下好嘛?”俏女摆头。我又拿了一个我写的38给她看,“请你读一下这是什么。”
俏女:“3,8。”瞧了瞧“3,8。”
我忙把写成38/人的给她看“讲你读一下。”
俏女说:“我咋读得来。”
国益在一边大声:“有啥子嘛!就是那样一个问题,搞得哪么复杂。”
我问男士:“现在你搞清楚了嘛?”
男士:“我搞什么。什么我搞清楚了?”
我说道:“我有了一个成熟的清楚。我来回答你的为什么。你们是我的客户、邻居,我们相互面熟,你的爱人拿出一张字条在看,要说我的爱人是不应该看别人的字条,由于有点面熟,又是属于同性、同龄,所以就随便地开了一个玩笑,说‘你在欣赏你的存折’。当你爱人拿字条给我爱人看时,我们想肯定不是存折,我爱人看见字条上写的38/人时,就只说了一个每人,这时我也听道,所以,你一来说起这事我都成认我爱人说了这每人。我爱人以为你的爱人眼不好,所以就看了,且只是说了一个每人,mei 每、美同读三声,是完全同音不同字。在我爱人的心里,你的爱人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写每人38这个每,是指每一个人、每一年、每一天,我们每一顿要吃饭,的每。你的爱人美丽、美貌、甚至有人看了会美滋滋的。但给我们没有关系,我爱人地认为,对一个成年人,美貌的女人,如果要去把它读成是每一个人38的话。别人会感到这个人是个——注鼻子。难道一个美丽的女人,今天能被别人爱的女人连这一点小学都学过的,今天还值得去细说吗?所以我爱人就只说了一个每人,每个人、每天、每年的每,跟你说那个美丽的美是二回事、两回事,这两个字可能在小学二年级都学过。我这样说不知道你先生、女士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不知两位搞没搞懂。
国益在一边生气,眼匡里还有泪水:“不要给他们谈,真是个棒锤。小学都学了的,这种简便方法。全世界都通用,唯有你认不到。”
他俩没有语言,我又说:“纸条上就是那样写的,我的爱人就是那样说的,就是那个意思,你们也可以去问一下,请教一下其它小学生,如果我们有恶意,我们错了,我们该负责。我们虽然是租的店子,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搬家。”
我又对男士说:“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猜想,你爱人一般、上班的有几个人,可能是要发点什么东西,或者要分点什么东西,为了使每,就是每一个人那个每,使每个人心中有数,所以简单的写了一个38/人”我把条了拿给男士看“你看嘛!是这样写的。由于你的爱人不认识。所以我爱人看了后说每个人的每,每人。你美貌的爱人就是为美丽的人。到你的身边就说了你先说的那些。嗯!还不对,如果你美貌的爱人手里那张纸条是一个女性写的,那别人的议论,也只不过是说你美丽的女人识字少了点。如果是一位男性写的,而且写的是个‘美丽的人’,其它人就有很多的猜想,最后我一个不太成熟的结论,是一场误会。不过我佩服你对你爱人地忠诚。”他俩站起来。
男士说:“原来是这样的。”勉强“对不起。我们走。”
二位一出门,国益:“鲫鱼!我现在才看清了,我看见个愚蠢,我还没有看见个这么愚蠢的人。”
我笑了笑:“不要被着别人说闲话,人家又不在你锅里吃饭。也好,也好,真使我们长见识。”我笑着“嗨!国益,这叫丰富多彩,这种戏是你在电视里看不到的。哇!上天给了她一个满分的身材,票亮。上天也给了她一个零分的大脑,弱智。嘿嘿!有意思,国益你不为这件事感到好笑吗?”我是大笑起来。
国益:“好笑,好笑,的确好笑。嗯!你先有句话还是没有说得对,满分佩服。”
我说:“我不说满分,我说十分,他还会说我没有说十一分,我说满分他才懂得起。不笑不以为道。嗯—— 以后你心烦的时候,想这个事,就会乐起来。”
国益:“嗨!还给我们带来了快乐,怪事。”
我看时间11:50。
李想开着车来了:“国益一起去吃饭。”
我说:“国益就算了。”我还想着好笑。
国益:“谢了!你们去吃。”
李想:“国益你不要去饭买饭,我马上给你送过来。鲫鱼上车。”

111  胖哥餐馆   #

TOP

世界中的我,我不白白渡过;朋友哇!来到世界做点什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