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川剧:游湖借伞

川剧:游湖借伞

(川剧高腔)

许:(上,唱梭梭岗)

清明节春光明媚, 为慈亲扫墓而归。

西子湖青山碧翠, 宝叔塔孤影倒垂。

湖面上画舫对对, 有情人细语相偎。

叹此身困居店内, 无家室何处依归。

见红日即将西坠, 乘兴来败兴而回。

(飞句)不如归。

见小舟飘荡湖内, 叫艄翁快把船推。

翁:(推船上,唱原腔)

生长西湖内, 日每把船推。

年年清明会, 游客起堆堆。

生意好几倍, 早出夜灯归。

船入花港内, 叫舟又是谁。

许:(唱) 老伯来得对, 快往堤岸推。

翁:(唱) 我当哪一位, 却原许仙回。

许:(唱) 从早把坟垒, 我欲借舟归。

翁: 呵,许官人你要坐老汉的船回去唢。

许: 不错,请老伯快快搭跳,我好上舟。

翁: 好,好!(搭跳)既如此登舟进舱内,

许: (上船过场)王伯伯快开船吧。

翁: 莫忙嘛!(唱)官人不要催, 西湖风光美。

难得来一回, 春光多明媚。

许官人,(唱) 你慢慢赏景归。

白: (上,唱红纳袄)

一路上观不尽江南美景,

青: (内叫)娘娘等着青儿来了,(上)哎呀!好闹热呀。

白: (唱一字)转眼间又来到西子湖滨,

青: (唱) 你看哪长堤上繁花似锦。

柳荫下踏青客来往如云。

白: (唱) 一株桃一株柳红绿相映,

莺儿啼燕儿呜如簧如笙。

青: (唱) 花和草竹与树皆有情份,

山抱水水映山花香袭人。

白: (唱) 在仙山何曾有如此美景,

山势险临深渊嵯峨嶙峋。

青: (唱) 对西风伴黄叶甚是荒冷,

怎比得人世间山清水清。

白: (唱) 湖面上一轻舟由远而近,

(过场,翁推许上,园场下)

白: (见许之后)呀! (唱二流)

船头上站一人尔雅温文,

我观他孤零零只身独影,

痴呆呆似觉有忧愁在心,

恨不得飞向前把他询问,

愿东风能助我关切之情。

青: 娘娘,,娘娘,哎呀娘娘!

白: (惊)呵!

青: 去远了

白: 甚么? 去远了。

青: 娘娘,那条小舟已去远了,你在想什么?

白: 青儿,为师此番下凡为了何来呀?

青: (思索)啊,我知道了,你为的是他呀!

白: (点头)嗯。

青: 可是,那船已去远,你又咋个跟他相会嘛!

白: 这,这,这就难了。

青: 不难,不难,此刻娘娘念就真言,调动风雨,将那船儿阻

住,你我即刻赶至断桥以借舟避雨为名,上得船去岂不是

与他相会了么。

白: 好道却好,只是这见面之后。。。。

青: 自有奴婢从中调停,你就放心好了。

白: 真是好计也呀!

青: 娘娘,你快施法术降雨嘛。

白: 嗯,经言念就风云涌,齐纨挥动大雨来呀!

(吹打,雷雨效果,过场)

(唱) 一霎时乌云起风逐浪涌, 电光闪雷声震大雨倾盆。

青: (唱)你看那小船儿欲行难进, 到断桥去会那舟中之人。

(许仙同艄翁摇舟上,转:梭岗)

许: (唱)轻舟正好湖上行, 忽听舱外风雨声。

花愁柳怨风万顷, 岸上归客欲断魂。

翁: (唱)风雨行船颇费劲。

(青,白同上)

青: 哎,艄翁,快把船推拢来。

翁: (唱)忽听断桥唤舟声。(重句)

青: 艄翁!

翁: 哎呀,好大的风啊

青: 艄水!

翁: 好大的雨呀!

青: 嘿,这个鬼老头还没听到,老伯伯,我们在这儿哪。

翁: 哦,我道何人,原来是两位小大姐呀!你喊我做啥子嘛。

青: 你把船推拢来嘛,人家有话跟你说。

翁: 你要跟我说啥子嘛。

青: 你老人家看嘛,这雨呀下得这么大,我和我家小姐的衣服都

淋湿了,我们想搭你老人家的船。

翁: 搭船啦,哎呀,老汉的船被人包了的。

青: 包了我们也要搭!(作科)

翁: 这,这。

青: 你搭不搭,不搭我就要——

白: 嗯,小青休得无理,(转对艄翁)艄翁,你看这大雨顷盆,泥

泞难行,请老伯与我们主仆行个方便吧。

翁: 喔,像这位小姐这么说话到还差不多。

许: 王伯伯,你在与何人答话?

翁: 岸上有两位小姐想搭舟避雨。

许: 是这样的,王伯伯,他们在哪里呀!

翁: 在那里!(指)

许: 王伯伯,与人方便就是自已方便,这风雨甚大,莫把他们淋

坏了,快请他们上舟吧。

翁: 哎呀,许官人还是点慈悲心肠喃。

青: 哎呀,咋个的嘛。

翁: 官人答应你们搭船,快些上船来嘛。

青: (上船过场)小姐,你要慢点小心不用怕,快上去嘛!哎呀,

艄翁伯伯,这船头上还是淋得到雨呀!我这头发青油油的,被雨淋了就梳不伸了。

许: 王伯伯,请二位进舱来吧。

翁: 二位小大姐,许官人请你们进舱去呢。

青: 要得,小姐我们进舱去,(作科)艄翁伯伯,我们和这位官人认不得咧。

翁: 啊,你们还认不得哈,这位是钱塘县许仙许官人,这二位是,嘿,我还认不到呢。

青: 你就等我们自已来说,许官人,这是我家小姐白素贞,我是小青哪。

许: 啊,幸会,幸会了,(礼)请座。

青: 多谢官人。

许: 不必言谢,(对王)王伯伯请开舟吧。

翁: 要得,坐稳当,开舟了。

(念清水令)最爱西湖三月天 和风细雨送游船

百年修来同船渡 千载修来共枕眠

哎呀,搞了半天我还不晓得我们主仆到哪里去呢。

青: 我们到那边,那边去。

翁: 那边,那边是哪边?

青: 啊,老伯伯,(指)就是那边

翁: 喔!是不是草桥门喽?

青: 嗯,就是草桥门。

翁: 如此,你们坐好老汉开舟了,(水声效果)

白: (看许)这才好呀! (唱平板)

见官人生得多青秀 (架桥)

青: 老伯伯,老伯伯。

翁: 喊我干啥子嘛。

青: 你老人家把船划慢点嘛。

翁: 为啥要划慢点呢?

青: 你看这雨中西湖,又是一番好景致,错过观赏好可惜哟,小 姐 ,你说是不是呀?

白: 是呀,又道:水光潋艳晴方好, 山色倥蒙雨亦奇。

许: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擦总相宜。

王伯伯,你就推慢点吧。

翁: 嘿,起先你还摧我推快点,这下你不忙吗?

许: 不妨事,今日店中无事,回去晚些也是无妨的。

翁: 好嘛,我又推慢点嘛。

白: (唱)举止端庄性温柔。(架桥)

青: (作科)老伯伯,老伯伯。

翁: 你又在喊啥子!

青: 你老人家慢慢推,我们俩老幼来摆龙门阵嘛。

翁: 我到喜欢摆龙门阵,小青姐你喜欢摆点啥子龙门阵喃?

青: 我呀,我喜欢听摆家常。

翁: 摆家常,我也喜欢,小青姐你说嘛。

青: 我说,哎呀,我还不知道你老人家贵姓呢?

翁: 你问我甚么?

青: 我问你老人家姓啥子。

翁: 你问我姓啥子唢,

青: 就是。

翁: 那你听到,横起三笔长,一根扛子立中怏,百家姓上第八字,老虎头上放豪光。

青: 你说那么大一堆,我还没听懂呢。

翁: 老汉我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姓甚么你应该晓得,你猜一猜嘛。

青: 好,你就听我猜嘛,横起三笔一样长,嗯,你姓三。

翁: 三,只怕还要四咧,不对,往下猜嘛。

青: 一根杠子立中央,那你姓主。

翁: 主,只怕还要客呃,不对。

青: 百家姓上第八字,百家姓小姐教过我的,赵钱孙李,周吴郑。。。

翁: 往下念嘛。

青: 王

翁: 对了!

青: 哎呀,难怪你老人家还说:老虎头上放豪光,啊,你姓王,王吞口的王!

翁: 算你猜对了。

青: 这下我该喊你叫王吞口伯伯哟。

翁: 叫王伯伯,啥子王吞口伯伯。

青: 是,是,是,叫王伯伯,不叫王吞口伯伯。

翁: 你这个女娃子,你拿老汉开心是不是?

青: 哎呀,你老人家还生气了,王伯伯你老人家有好大的高寿呀?

翁: 你问我多大年纪是吗?

青: 是的。

翁: 老汉今年六十有三了。

青: 六十三岁,那你比许官人要大得多喽。

翁: 那是当然,许官人是我亲眼看见他长大的,他今年

许: 王伯伯,晚生今年已二十一岁了。

翁: 对,二十一岁。

青: 许官人二十一岁了,我才十九岁,小姐比我大一岁,许官人你比我小姐大一岁,又道男长一如胶似漆呀,小姐你说是吗?

白: 多嘴。(唱)不知他可曾配佳偶?(架桥)

青: 王伯伯!

翁: 喊啥子哟。

青: 你家王婆婆还好吗?

翁: 你问的那个呢?

青: 我问的是你家王婆婆,她还好嘛。

翁: 你问我家老伴,她呀!死了好多年了。

青: 啥呢,死了好多年了,那哪个煮饭给你吃,衣服脏了哪个给你洗嘛?

翁: 说不得了,不靠天不靠地,一切自理。

青: 王伯伯,你看你一个人多可怜,你膝下就没有儿女呀?

翁: 有,三大三个!

青: 唷,王伯伯,你有三个儿子,他们该孝敬你嘛。

翁: 孝得很,三兄弟都打起哈哈笑。

青: 那你大儿子是做啥子的嘛?

翁: 大儿子在朝天冲。

青: 朝天冲,哎呀,啥叫朝天冲?

翁: 他在木偶剧团举木脑壳肘场子的。

青: 我还没见过,那你二儿子呢?

翁: 朝地冲!

青: 朝地冲,啥叫朝地冲呢?

翁: 这个你都不懂,二儿子在自贡钻盐井的。

青: 唷 ,还是好工作喃,王伯伯,你大儿子朝天冲,二儿子朝地冲,那你三儿子该不会是横起冲。

翁: 嘿,小青姐真精明,你还猜中了。我老三那就是横起冲。

青: ( 笑)哼,还被我猜到了,王伯伯,啥子又横起冲。

翁: (做撞油状)撞油匠。

青: 王伯伯,你三个儿子冲天冲地横起冲,你老人家好福气哟。

翁: 福气,只怕怄气!

青: 你有三个儿子,还要怄气呀?

翁: 你不晓得,老大去山海关,老二去四川,老三进云南,老汉我成了单身汉。

青: 哎呀,你老人家没得儿子在身边,还有点可怜,王伯伯,你就该再娶个王婆婆给你做伴山。

翁: 我呀,不干!

青: 为啥呢?

翁: 嘿,我虽年过花甲六十三,日每西湖渡游船,游客与我来作伴,自由自在渡晚年。

这些事轮不到我了,许官人还是独棒,这谈情说爱的事,该你们青年人喽。

青: 这样说来,许官人你还没有娶娘子呀!

许: 小生家道贫寒,况寄人篱下,何敢娶亲。

青: 那你一个人又到哪里去来呢?

许: 今乃清明佳节,去至飞来峰下岳王庙旁,为双亲洒扫坟台,以寄哀思。

青: 许官人也是去扫墓呀,我们也是去上坟扫墓的呀。

许: 你们又是为何人扫墓呢?

青: (作科)给我家姑爹

许: 你家姑爹?小姐青春竟丧偶,独守空纬度春秋。

青: 许官人你莫见怪哈,我们小姐是白太守之女,先爷在世之时,指腹为婚,将小姐许与王参将之子为妻,尚未过门我家姑爹就死了,小姐说:虽无夫妻之实,却有相婚之义。所以我才陪小姐去与未婚的姑爹上坟,小青我在坟上还给姑爹加了士的咧!

许: 真是多情人也!

白: 唉,江上芙蓉独自冷,

许: 但愿奇花又逢春。

青: 未曾曲调情先有,相逢总是有情人。小姐你说对不对呀!

白: 多嘴,(唱)且喜他尚未结鸾俦 若得与他偕白首,也不枉灵山把道修。

许: (唱)观佳人绰约风姿秀, 似觉与我把情留, 又怎奈心事难开口。

翁: 夜,船拢草桥门了啊!

青: 哎呀,(唱)船拢草桥两未收。(齐)小姐,你看这雨下个不停,咋个走得嘛。

许: 此处距我姐丈家中不远,待我前去借来雨伞与你主仆遮雨便了。

青: 如此有劳官人了。

许: 不劳,不劳呀! (唱红二流)

姐夫家借雨伞相距不远, 请小姐在船舱稍事停留。王伯伯快与我搭个扶手, (下船过场)

青: 许官人,你要走好哈。(许下船)

许: 不妨事,请小姐稍待片刻。(反下)

青: 哎呀,小姐,这个许官人才好啊,让我们搭了船还要去给我们借伞避雨呀!

翁: 小青姐,这个许官人么,心肠好爱助人凡是认得他的都说他是个好心人,就是命太苦了,从小就死了父母,这样大了还没有娶亲咧。

青: 是呀,真是怪可怜的。

许: 走哇,(上,唱原腔)借来了一把伞忙回船舟,方才间累小姐船舱等候,上岸去虽提防泥滑路溜。

青: 多谢官人,啊,这把雨伞叫我们还到哪里呢?

许: 不劳小姐动步,明日我自已来取好了。

青: 许官人,你明日要早点来哟!

许: 只是你小姐的府上又在哪里?

青: 啊,是在那里(指)。

许: 在哪里?

青: 那里

翁: 那里,是不是滕王府啊?

青: 对,就是滕王府边上的白卉楼。

翁: 是不是桥西边有一排杨柳树的那个白卉楼?

青: 不错,滕王府外小桥溪,红墙半堵杨柳低。那就是我们的家呀!

许: 知道了。

青: 小姐,我们走吧。

白: 告辞了,(唱):

谢官人慨相助情深义厚,允搭船又借伞择日相酬。

青: (唱)王伯伯与主仆搭个扶手,(下船过场)

白: (唱)实难舍多情人几度回眸。

青: (云里白)哎呀,我家小姐到有伞遮雨,我又拿啥子来遮雨嘛,王伯伯!

翁: 你又在喊啥子。

青: 王伯伯,我看你面目心慈,最喜欢助人为乐,你看嘛,这雨越下越大,你就忍心叫我淋着雨回家呀!

翁: 好,不说了,看你不出还真会说话呢。给,(把草帽交小青)

青: 多谢王伯伯,明天你老人家也到白卉楼取草帽哈。

翁; 要得。

青: 小姐走嘛,(过场)嗨,(向观众)你们看,他们两个像有点意思了,小姐,你这样做起旁人看到不好。(对许)许官人,你快进船,王伯伯要开船了,哎呀,他们俩个硬是走火入魔了喃,(思索)嗯,对,(捡石投入水中,白,许惊,青,白下)

翁: 火罗罗,哈哈!

许: (唱)西子湖与佳人相逢邂逅,最难得风雨中共载同舟。

我观她言语中芳心已透,怎奈我家贫穷未便相求。(下)剧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