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副教授李子君“逢课必唱”

副教授李子君“逢课必唱”


飘逸的白色太极服,不离手的金色大折扇,昂首挺胸到有点夸张的姿态,还有那派头十足的稳健方步——走在吉大校园里,一眼可以认出李子君副教授。
李子君老师,不,应该称李子君先生,总是“古风古韵”,虽年方36,却像穿越了几个朝代,一不留神“掉”进现代生活的古人。

现如今,谁会每天上班都一副古人打扮,招摇过市呢?李子君能。立领唐装,对襟马褂,绸太极服,总是那么衣着光鲜,几乎从未见他西装革履、T恤牛仔。春夏秋冬,他都摇着把大折扇,让人情不自禁想起楚留香。他拒喝碳酸饮料,不买外国品牌,他认为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最好,中国的东西最好。

李子君的“复古”,或许与专业有关。1999年,从吉大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硕士毕业后,他留校任教,为本科生讲授“古代汉语”、“汉语音韵学”,研究方向为汉语语音史这门“绝学”。

李子君的课堂,也很“雷人”。讲着讲着,他会突然来一段凄婉昆曲,或高亢秦腔,而且一腔一调都伴着绝美的身段,伴着他会说话的眼神。李子君老师的“逢课必唱”闻名遐迩,全国各地的戏曲少有他不会的,也少有他课堂上没唱过的。

“我不是卖唱的,我是卖知识的。”在李子君看来,讲台就是舞台,学生前来听课,要对得起学生。所以,李子君“开唱”的时机,总是在课堂上学生显出困倦迹象之际,一曲唱罢,掌声如雷,学生马上变得精神焕发。而他所选曲目,往往与课堂内容相关,以案说法,以戏说课,原本艰深晦涩的内容,因此变得鲜活有趣儿。

“逢课必吟”是李子君课堂的另一特色。不是无病呻吟,而是用古音把古诗原汁原味地“唱”出来。每当他轻摇折扇,抑扬顿挫,摇头晃脑,情醉神迷地吟诗时,学生们都张大了嘴巴,佩服得五体投地。一首《黄鹤楼》,让他吟得委婉悠长,绕梁三日,“吟”完后,他会得意地说:“这就是中国语言的特色,我们说话的时候就是在唱歌,这就是美。”


李子君爱美,超爱美,爱到头发总是纹丝不乱,鞋子总是纤尘不染。在他眼里,生活是艺术,学问是艺术,课堂更是艺术,追求艺术就要一丝不苟。他曾说:“上课一定要美,一堂课,就像一场表演,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很重要。”

李先生的眼神的确厉害。发现不记笔记的学生,他怨怼的眼神,会让学生特别惶恐内疚;提到“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他眉飞色舞,眼里光芒四射,会让所有人深信他说的一定是奇珍异宝。“只看他的眼神,我们就知道该做什么。”学生们说。

因为超级追求课堂之美,每次上课头一天,李先生都会谢绝一切来访和外出活动,集中精神,安安静静从早到晚备课,哪怕有重要会议,他也拒绝参加。

“今天无锡的同学来没来?请用家乡话朗诵一下《念奴娇·赤壁怀古》。”课堂上,隔段时间,就能听到李老师类似的提问——绝不只是为了调动课堂气氛,这也正是音韵学的魅力所在。“你们要相信,你们家乡的口音是世界上最美的,要大大方方用乡音说话”,李老师的鼓励,每每让学生们感动。

让学生们感动的,还有他每次开课前郑重其事的那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说:“我们治学绝不是为了功利,也绝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精神上的满足,为的是我们祖宗的精神不灭。”

“平日慢声细语,但讲课激情洋溢;平时讲话中庸,但关乎学术问题绝对斩钉截铁;身材不算高大魁梧,但身上有种气场;相貌不算英俊倜傥,但气质很迷人。”学生如是评价李子君。在李子君的熏陶下,现在吉大文史实验班的“李粉”们也经常翻古书,研究宫商角徵羽,摇头晃脑地吟诗作词。


TOP

不错的文章,支持一下

每天学习一点,目标靠近一点!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