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我的戏曲缘(原创)

我的戏曲缘(原创)

我是一个痴迷戏曲的女孩,我对戏曲有一种特别的热爱,这种热爱在我童年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我的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戏曲。
我喜欢上戏曲,一是受家庭影响,再者是受广播和电视上戏曲节目的熏陶。我是姥爷、姥姥带大的。我老家在河南南阳,那里可是戏窝,曲剧是姥爷、姥姥最喜欢的。我姥爷是一个编剧,擅长编一些能启发人的戏。我姥姥是一名曲剧演员,擅长演老旦,经常在一些小公园里唱戏。她说,唱戏的时候最幸福,可以忘却心中的惆怅。受他们影响,幼小的我自然跃跃欲试想练声和学习身段,甚至还想学手帕和彩绸功夫,梦想有一天能登上舞台。很遗憾,由于小时候身体欠佳,该开始学就没有继续再练了。那时家里只有一台老式收录机,它成了我的精神家园。通过它,我了解了花花绿绿的外面世界,更重要的是,通过它我可以天天听河南台的戏曲节目,这可是我最幸福的事了。我义无返顾地喜欢着家乡戏,喜欢着梆子腔,迷恋着曲子戏以及高亢激越的越调、委婉别致的二夹弦、道情、四平调……我在静静的音符之中感受家乡的戏曲之美,在聆听中想像舞台之美、想像俏丽的花旦、娴静的闺门女、潇洒的小生、粗放的花脸……后来家里有了电视,《梨园春》栏目成了我心灵的家。
对京剧,我才开始是不喜欢的,后来却喜欢上了。为什么?才开始吧,我听不懂,后来当你全神贯注听的时候,你就能听明白它所唱的韵律了,我就这样慢慢喜欢上了京剧。我有时上街上买碟子,回家听听,就慢慢地跟着学了。我比较喜欢梅老师的戏,比如《玉堂春》。但是不能盲目地学啊!为了学京剧,我去了向往已久的北京。在北京待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找到一份不算满意的工作,也算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吧!在北京,我去了梅兰芳剧团,见到了梅保玖老师,我感觉他特别亲切,他说:“拜师是一种形式,最重要的是你要了解梅派的戏,多听梅派的戏。”听了老师指导之后, 我决定去多听听北京戏迷们的戏。我在北苑家园住,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居委会都有京剧票友在那里共同切磋。于是我就去了,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票友,我们经常交流切磋。我有时随便唱上那么一段,大爷说:你唱的真是不错,有时间的话,我帮找一些老师给你指点指点,看看你的嗓子适合哪种流派。我很感激这位大爷,我也知道自己唱的并不是多好, 我的声音比较尖,比较假,我也知道学戏是条很艰苦的路,可是我为了自己的爱好,我就跟着老师学了一两个星期。我给老师唱了我最喜欢的《苏三起解》,老师说:你唱的怎么既带着张派的味、又有梅派的味呢?当时我就害羞了,不知道怎么说了,我把两个派唱混淆了。老师说:京剧各流派的唱腔唱法都是不一样的……我细心听着老师的讲解,明白了很多道理,同时也觉得自己了解的戏曲常识太少了,决定补一下流派的知识。于是,我到当地书店看一些这方面的书籍后恍然大捂,原来是这样啊!在书里我知道了京剧的一些相关知识,比如京剧的四大名旦(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京剧的四大须生(余叔岩、马连良、言菊朋、高庆奎),京剧的声腔、京剧的曲牌、京剧的声韵和念白等等吧,一切道理全明白了。我感觉挺有意思的,学而领会,学而快乐。
有时,我也对戏曲的前景有一些忧虑。比如,大家一提起到河南戏就会想到常香玉、陈素真、马金凤、张新芳、王秀玲、申凤梅、毛爱莲。而如何能让更多的青年演员走进戏迷心中,也让他们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腕和响当当的人物,如何让戏曲传承和发扬光大,这对戏曲的前途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作为一名年轻的戏迷,我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观注戏曲, 希望戏曲在年轻人中飞扬,这样我就不孤单了。这就是我,一个痴爱戏曲的年轻女孩的故事,写出来送给我挚爱的戏曲,也送给我亲爱的戏迷朋友分享。

[ 本帖最后由 戏曲民间艺人 于 2010-10-12 11:34 编辑 ]


TOP

写的真好,写出了我们大家的心声!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喜欢上戏曲!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