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64集电视集剧本《人。素》第1集____64集

我喜欢 ,支持


TOP

第17集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94 我家晚上 #

国益在年电视,有点不高兴:“你姨妈好了?”

我说:“哈哈,明天出院。我看到你有点不高兴。”

国益:“你看出来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

我玩笑道:“我看出来了,我不高兴地样子你还不是看得出来。我不去了。”

国益:“余哥做生日寿晏定了吗?”

我说:“哦!我们要早点去帮忙。余哥和我们的交往不一般,我们结婚他送了些东西,简单说没有余哥,我今天还在做小工。我才做几个月的小工,我都不知道,我们那个项目经理跟我说,余老师喊我,那时我还认不了他。”我看着国益一笑“我出门就是想做一辈子小工,这个工作还是要人做。”

国益理解:“一个人在外面当然要靠朋友,且余哥帮助我们那么多。”

我说:“是呀!要不是余哥的话,我现在仍然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嗯!余哥,余哥这家人,在你认识余哥的这段时间里,也应该知道余哥的人品和为人。”

国益:“我对我们这段时间的生意还觉得可以。”

我走到写字台前,一边练毛笔字,一边说:“对!知足者乐也,是比我们开业时想的要好一点,我们是不可能去读四年的经济学,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再来做生意。嘿!只不过有更多的人来照顾我们,我们就更应该有清醒的头脑,不要被顺利晕了头,在我心里,对每位客户都一样,只要我们实在,客户会理解你。当然也有客户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价格,只要你一说个价,他都说高了。其实他也不知道值多少钱。这个商品有时用琳琅满目、有时又可以用五花八门来形容。有四百克一袋、有四百五十克一袋、有五百克一袋,批零差又大,商家自主掌握。作为消费者,往往买了一样东西都觉得自己吃了亏。卖东西的人认为,只有错买,而没有错卖。我们不管那么多,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是。”

国益吃着零食:“嗨!鲫鱼,我愿来不知道买卖,我们做了这段时间的生意,我还对买卖有点了解,最先喊我个人做我肯定不敢。”

我说:“国益你有进了,我也有步,我们相互提一点不足,自己的缺点,一是自己看不到,二是知道了也难改。”

国益:“嗯!我还没有发觉你有缺点。”

我一笑:“我要是现在打你一顿,我的缺点就一大堆了。”

国益:“是嘛?”

我笑着:“我发觉你有缺点,可以提吗?”

国益:“可以可以。”

我说:“就是——就是你吃零食的时间多了点,胃子得不到休息,你一直吃,它一直工作,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国益:“哈哈…… 鲫鱼你还挺关心我嘛!真好,有关心我的人。嗨!鲫鱼,你咋知道这些道理。”

我说:“我还觉得这是人之常情,你试一段时间嘛。”

国益:“我老爸都爱吃。”我有点瞧不起的眼光看了国益一眼“我们的生意还比较好,老爸表扬我们还能做生意。”

我忙:“我是一个生意人?我更是一个建筑工地做小工的小伙子。我只知道把好进货关,进成壹元钱,我们卖壹元壹角钱,完了,我的大脑就这么简单。嗯!有一个什么说法呢?意思是在一个人一生中,做事情都会遇到高峰和低谷,在高峰时就要抓住机遇,把你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争取延长高峰的时间,同时要清醒地知道下一步就是低谷。低谷来了就应该把你的损失降到最小,同时也要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次新的高峰的到来。”

国益:“哇!你懂得那么多,有点道理,知识面宽。从现在起家务事,我来做,你好好学习,说不定以后还会当个状元。”说道就把电视关了。

我说:“你咋把电视关了。”

国益:“我听你说呀!”

我说:“其实这种思想有两千多年了,今天的人都比我更清楚,就是偏不信,要耍点小聪明。偏要踩在别人头上,结果是越上得高,就越把握不好,越把握不好就越摔得痛。比如别人送你十万块钱,你高兴,是好事,也不去问为什么。反过来摔跤者大有人在。嘿!这种思想还可以用在其它领域,就是当一个人顺的那段时间,就应该多做一点有意的事。在不顺时你应该清醒的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都会过去,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同时要准备下一次高峰的到来。有了这种思想,一生心情好。”

国益:“鲫鱼!你什么道理你都懂。”

我说:“总有一部份人是无止的、无耻地争,争钱、争前,结果是用猴子拿玉米的故事来用在这种人身上是恰到好处。我给你说一个我见到个的事,在我们农村,爱去一年争一点、一年争一点土地的人,他争到了,确反而使自己的正土面积没有种好。哎呀!跟贪钱的人,一个道理。”

国益傻着眼:“鲫鱼!你咋什么道理你都懂。”

我说:“我懂吗?你知道农民的儿子,三起三落的故事吗?”

国益:“不知道。”

我说:“当他每一次走进低谷时,他就利用这个时间去系统的研究《资本论》,研究安邦治国,辅佐朝政。这就是他在低谷时做的工作。在下一步高峰来临时,他就大显身手。CHINA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穿衣吃饭的问题如何解决?改革开放。使一些人先福起来。结果呢?中国的变化举世瞩目。”

国益有点惊讶:“嗯!人家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我天天看到你都还不知道你有那么高的境界。佩服佩服。”

我说:“嗯!人,这个人啦,就是有两个字在作怪。”我写了私、情“私就不说了噻,就是自私。贪,贪得无厌的贪。嗯!贪,今天是宝贝,明天就是罪人。”

国益:“为什么?”

我说:“嗨!贪的最后两笔构成了个人,这个人有一个匡匡把他匡住,把这个人压到最底层。国益我今天去干了坏事,你都没脸,就连岳父大人说话就要小声点。”

国益:“你敢做任何不正当的事我都得揍你一顿。”

我玩笑到:“你揍我一顿就严重了噻,就犯法了噻?”

国益没转过神来:“什么法?”

我说:“家法呀!”

国益乐着,娇气的‘打’了我几下“说!还有情呢?”

我翘着嘴:“你不打我差不多。”

国益跺了两下脚:“鲫鱼,你多笑人。”

我说:“是吗?那你没嫁错人。我能使别人笑,还多笑人,说明我的本事不小。”

国益更加娇气,咬着齿,弯着腰:“鲫鱼…… ”

我忙补充:“爱你!”国益哭笑无常。“这下我没有错噻。”国益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我要给你说两个字,我才说一个,你看我多乖。”

国益:“你行,你跟我记着。”

我说:“你未必还要收拾我。”

国益深呼吸:“我输了。”

我还带有点惊讶:“输了,你输给谁啦?”

国益闭着眼大声:“我输给你呐!”

我乐着:“哦!是这样的,那我还得给你谈点情。”

国益:“你说吗,我没有力啦。”国益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我说:“我想我一说到情你又有气了,嘿!我一说到情字你的力又上来了”我笑着“你看这不是有气有力了吗?”

国益:“你说。”国益坐在沙发上闭着眼。

我说:“我说的情,是指的情绪,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话,没有说好是我的水平问题。就是比如我的岳父大人、工作能力有、工作经验有、在单位是一个实干者吧?”

国益:“对呀!”

我说:“为什么单位不重用他,还在单位当过听用。就是一有点事,就闹情绪,好像每一件事都得先要合他的心。否则在言语中就露出一些无聊、唠骚、讽刺、挖苦的话,使人反感。你绝对不能把所有的人都变成跟你一样。只要使更多的人和谐就够了。”

国益:“鲫鱼!难道我爸不懂这些?”

我说:“不不不,他老人家比我懂,但是知道的人未必做得到,简单的说一个懂法的人,他不一定不犯法;一个文盲法盲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不一定违法。”

国益:“对。未必监牢里的犯人全是法盲,我看懂法的人还多。”

我说:“一个百姓,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也为别人着想一点,就有了一个做人的基本标准。用老子的话说叫利他利己。你看我们的祖先,都是把自己放在众人的后面,把自己放在最低的位置。嗨!一个人有同情、爱护、帮助人的思想感情,内心踏实,心情舒畅,我有时都能体会到。不说融纳百川,反正一、个、自、大、的人就‘臭’。这些要在我们生活中去悟。乐,就在其中。一个人总会有意无意的学到些东西,闻到些东西,悟到些东西。”我笑着又自豪“所以我们要有堂堂正正的做人,一生之计还在于勤,否则…… 。”

国益忙幼稚:“否则就不是人。”

我盯着国益点头:“不,只能说自己会遇到很多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国益微笑的看着我:“这次进货我去,以前我们一起去进了几次,还不是那么大回事,进什么货自己去选,要看厂家、生产日期、有效期、注意防伪。制票、付款。它负责装好上车,然后给车一起回来,就这么简单。你再想一下反正我也去了那么多次,没问题。鲫鱼你放心这点事都办不好的话,我还配做你的妻子嘛?”

我点点头,好像还对,有点不放心地说:“好嘛!你能把货进回来,就增加了我半壁江山了,那我把计划写给你,心里好有一个准备。”我看了一下时间“哇!我们第一次耍这么晚。嗨!我们自己说一次自己晚安怎么样。”我做了个飞吻。

国益从沙发上站起来‘打’我一下乐着:“去你的。”

我们睡在床上,一人一头,我入睡了,突然一声笑声传来,我睁开眼睛,又一声笑声传来,我起来坐在床上把小灯打开,看着国益闭着眼在笑,我也露出笑容看着国益,她又是一个响亮地笑。

我乐着摇摇头,自言:“这才叫睡着了都在笑。”我轻轻地捎了一下床头柜,国益没反应,我又关、开了一下灯,国益还在笑,我重重地掀了一下床头柜。国益把眼睛睁开。我说:“我看你睡着了都在笑。”

国益娇气:“好哇鲫鱼!你在偷看我。”

我忙双手比画着:“没有…… 我没有……”

国益从床上起来抱着我:“我要笑…… 。”

095 我家早晨 #

我跟国益起床了,我伸伸臂,起来看着窗外:“哇!又是一个早上。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金色的光辉照跃着大地。”我起来像往常一样,把床单、被子拿到阳台上晒。这是我的生活习惯。

国益收拾好了,拿着去进货的包:“拜拜。”

我点点头:“乖!”








TOP

096 在我店里 #

座机电话响了。我接:“喂,您好!我鲫鱼。”对方‘吭’了一声。我接着:“喂,您好!我鲫鱼,请讲。”

电话里传来惊讶的声音:“啊,你是鲫鱼?啊,你是哪个呢?”

我说:“我,新街《佳营副食品店》的鲫鱼。讲问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传来:“有有有,你要办我一个大招待。”

我无所谓:“喂,您好!我随时都可以办您的招待,随时都欢迎您来耍,敬请光临。”

[画外音] 您是谁?我还没有搞清楚,您说话那么急,那么大声。 *

对方在电话里大声:“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嘛?”

我说:“不知道。”

“你爱人在家吗?”

我大吃一惊。我将电话转到左手,左耳听,我一边拿出手机给国益打电话。将手机放在右耳。

[画外音] 国益出事了?不过对方乐意的要我办招待,应该是逢凶化吉了。应该没有啥哟, 是怎么会事呢?*

我一边回答对方:“我爱人有事出去了。”右耳的语音提示:“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方忙:“她拿的一个什么颜色的包?”

[画外音] 未必真的出事了? *

我说:“紫色。”

对方大声道:“老子说她和你两个闹了架,把你的钱都拿跑了。”

我说:“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吵架。”

对方大声的带有点乐观:“你给老子不要走,我马上到你店子来。”对方挂了。

我又拨国益的手机号,语音提示:“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激了,再用座机打,语音:“你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瞪着眼。

[画外音] 她关机,什么意思,怎么回事。嗨!先打电话那个人,我该问他在什么地方,看是不是在国益去进货的路线上。 *

我还在想这事,看了一下座机上的号码,突然一辆出租的士,急停在我店前,司机笑嘻嘻地下车,拿着国益那个紫色包,提了一下裤子,笑嘻嘻地向我走来。年龄和我相当,中等个子。我瞪着司机还没有转过神来,他笑道:“鲫鱼,你要办我一个大招待。”

不知所措的我顺手给这位司机一包烟,司机把烟放在一边,又笑嘻嘻地拍了我一下:“你爱人拿的什么包。”

我忙:“紫色,该有二十公分宽,三十多公分长,有点半圆形。”

司机:“你爱人到哪里去。”

我说:“她去进货。”

司机忙:“难怪,里面全是宝。”这时司机把包拿到我眼前“你看是这个吗。”

我说:“像!”

司机:“我打开来看了,看到一个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我用的公用电话。”忍不着笑。“你看我用黑色的鞋油,在我的脸上打了三颗大痣,就是不要公用电话的老板认着我。哎呀。要不是你的包,就难说了。嗯!里面的东西我没有动。”司机把包递给我。

我忙:“谢谢你。”我看了一下包里的东西“是,这个包,是我爱人国益的,电话本算是一个证据。嗯!国益人呢?”

司机:“哦!她搭我的车,到公共车站,正好车出来,就忙着上车了。”

我叹息道:“嗨!这个人,我打她的手机她又关机。”我一边和司机说话,一边给司机拿两条烟、两瓶酒、两袋茶叶、两袋糖,打了一大包。我一边说:“不管她 她会回来。”

[画外音] 这个包就算是我的见面礼,至于他是怎么想到报酬的,我都任。 *

我把礼包拿给司机:“来,师傅,你好!谢谢你,咱们来日方长,你先把这个拿着。”

司机眉毛一扬:“嗯!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鲫鱼在这个城里,很多人都知道你对,都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情我领了,礼物免。”

我说:“那我怎么好意思,怎么谢谢呢?”

司机自豪道:“我不是说了嘛!情我领了噻。嗯,感谢!你都说了无数的呐。我要去跑生意了,你忙。”司机转身就走了。

我忙:“后会有期,来日方长。”我自言:“我在城里,我在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土包子。”我又忙打国益的手机,语音:“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做了几个生意。

国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瞪着国益,国益用手在我眼前一晃:“嗨!”

我说:“你昨关机呢?”

国益得意的一坐,漫步经心:“哎!我手机没电了,今天我起码走了三公里,累死我。”

我怕她生气,哄着她:“没事,别人不是把包送回来了!”我把包给她。

她把包放在一边:“哎!我至少走了三公里,步行回来的。手机,手机没电了我把所有的钱都放在了包里,身无分文,包放在出租车上。”

我盯了她一眼,给她倒了一杯水:“你今天辛苦了,就是你打的的那个师傅送来的。嗯!我当时忙着和他说话,还没有问他姓啥!”

国益:“你这个人,办事就是粗心。”

我点点头:“是我粗心,我怎么就粗心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怎么说,这个师傅我看到他我一定认识。”我又平静“我们对任何人都要真诚,因为呀,因为有的人是我们认识他,有的人我们不认识他,但是别人可能非常信得过我们,以免误会。我们的货一定要进好,不能有侥幸心理。只要做了一次假货,不管赚了多少钱,一辈子心里都不舒服,这种心病是没有药来调理。我们正正经经的做都能生活,知足了。嗨!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好好地工作都能生活得好,有的人是为了耍个小聪明。我们进成十元的货,卖十一元,我们不亏本,那只是利润多少的事。俗话说得好,整人的事不长久,长久的都不整人,我不信我这样会做不够那么点饭钱,真做不够我还有份土地。只是亏了余哥的钱,就对不起了。至少我心中没有冷病。”我好笑“哪怕吃西瓜哟?吃冰糕我都不怕。”

国益:“看工商的人,还是要来查你。”

我说:“上次来查我我无所谓,我没有关门,来了几个检查的人,看了一番,没说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有的关门,有的罚款。有的人问我为什么不关门,我说我为什么要关门,我们为什么要去过那种提心掉胆的日子。我下一次还得咨询他们点问题,哎呀!拜他们为师嘛!总的来说我还是有点自信,我们的行为还是有人认可,要不然这次别人就不可能给你送来。”国益的心情不好,坐在一边不想说话。



097 黄氏诊所 #

黄医生在给一位中等个子、烫发,偏胖的中年妇女看病,我在一边耍。中年女性:“医生!我有高血压,脑血管硬化,肝功能不好,我小时候得过肾炎,血糖也有点偏高。现在我口干,口苦,又不想喝水,我一天三顿还吃不到二两饭。”

黄医生:“你吃其它嘛?”

中年妇女:“我吃菜噻,吃肉、鱼、海鲜,早晚牛奶,多一天不吃肉我都不好意思,像没有面子,所以我都不吃小菜,别人看见我吃小菜我多没面子。这些饮食习惯就是我当年工作时养成的。咋好买小菜来提到手上嘛!”

黄医生:“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中年女性哈哈一笑:“我45岁都退休了,现在在社保拿钱,算我聪明,有头脑,现在我耍,进一千多,拿到90岁,医生我就是想活到90 岁。所以我现在就休息好点,每天是耍半天,打半天牌,每个月拿几百块钱来输无所谓。只要我能活到90岁就够了。医生!这个要求不高吗?”

黄医生看着她点点头自言:“世界上还有你这样的人,你过的幸福生活,还是自找苦吃?你活90 岁,我看你再活9岁都难。你有头脑,你聪明。聪明过于了,就是傻儿。”

中年妇女得意:“我听别人说黄医生医术高明,今天我来请黄医生给我开一天的药。” 我在一边点点头。

黄医生眼睛一眨:“开一天药?”

中年妇女:“对!你先开一天给我吃了来,好了我又来拿。嗯!我是不打针哦,吃中药苦,西药大颗的我吞不下,你给我开两颗小药就是。”

黄医生:“你还是去找专家开药好一点,我只是一个普通医生,我也没有那个级别什么病都能看。”

中年妇女:“我找过专家,他们一开药就是一个星期,我哪里能吃那么多药嘛!”

黄医生:“你很少时间吃药?”

中年妇女:“我经常都吃药,这个医生的药吃一天不好,那个医生的药吃一天还是不好。”

这时吕护士在准备给一个一岁左右的小朋友打针。油头粉面的中年女性抱着小朋友:“医生会轻轻地给你打,一点都不会痛。”

旁边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宝贝!真乖,不怕,一点都不痛。”

吕护士小心意意地注射后小朋友哭了。

油头粉面的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心痛:“来,我们骂她,我们骂她,把我的宝贝打痛了。哦…… 不哭。我们骂她。”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该是在你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894

场次 094 —— 097

TOP

第18集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玉。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97 黄氏诊所 #

油头粉面的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心痛:“我们骂她,我们骂她。”我摇头一笑。

二十出头的女性感到奇怪的样子:“护士你昨打的哟,就把我的宝宝打哭了?你昨护的哟?你昨打的哟?你会不会打错哟?”

吕护士轻轻:“我不会打错。”

油头粉面的女性,抱着小朋友:“你妈哟,昨子打的针?把我的小宝贝打哭了。妈哟。我们走,我们不相信她,在也不找她了。”走时嘀咕“我的宝贝二天是要拿诺贝尔奖的。”

吕护士背朝着她们。黄医生盯了她们一眼。我作为旁观者是感到好笑。

医病的中年妇女:“黄医生!我包给你医,你说多少钱?”

黄医生:“你,另、请、高、明。”

病者摇头:“看来没有一个好点的医生。”起来走了。



098 市批发中心的早餐点 #

店里几张桌子都有人吃,有一老大爷长长的胡须,左手有伤,抱扎着。老板是中年人,中等个子;老板娘个子不高,体胖。我坐在靠墙的桌子忙着吃,老板娘对老板说:“去,喊你老汉拿钱,去喊你老汉拿钱。”

老板:“拿什么钱。”

老板娘:“什么钱,吃了不该拿吗?”

老板:“拿啥子哟!老汉一年还来不到一次。”

老板娘:“来不到一次也该拿,这不是在我家里,我是在这里租店子做生意,你懂不懂。”

老板:“什么懂不懂,一顿早餐两块钱嘛!你何必那个样子。”

老板娘大声说:“啊?我什么样子,吃饭拿钱天经地义,我啥样子,我啥样子?”

老板:“你的家门亲戚来吃了还没有拿钱我也没有说过。我老汉的手受了伤,来换药,有好大个事?”

老板娘把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摔在地下:“你还要说我不对,你越来越怪了,敢说我不对。”走到老板面前,指着老板。“你要干啥子,你想敢啥子。”我看了他们一眼。

老板不高兴说:“我没有干啥子,我也不干啥子,我在你、你面前敢干啥子,啥子我都不敢干,一辈子都只有老老实实,你说一我敢说二呀!”

老板娘:“好!你去喊你老汉拿钱,要不然我跟你离婚。”老大爷拿出兜里的几块钱,放了两元钱在桌上就走了。

老板瞪着自己的老汉,沉着气说:“要得!”

老板娘忙去把那两元钱收捡了,钱拿在手里,回头对老板说:“我说的是我要跟离婚。”

老板冷言对她:“我听到了。”

老板娘:“你咋办?”

老板:“你咋说就咋办。”

老板娘:“离婚。”

老板忙:“要得。”

老板娘指着老板:“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还敢答应我要得。”把手里的钱往地一摔。“你究竟要干啥子?”吃饭的人都走了,我背靠在墙壁看。其它吃饭的人在门口看一下就走。

老板:“我是男人,我每天干好我的本质工作,要为我自己服责;现在我要为生养我的父母服责;我还要为我的子女服责。”

老板娘:“我呢?”

老板冷眼瞧了她一眼:“我呢?”

老板娘:“你给老子越不越怪了,分不清谁轻谁重,你妈哟!老子要给你离婚。”

老板点点头:“还妈,还老子!”

老板娘把桌子一推翻:“我就是骂了你的妈,骂了你的老汉你又干怎么样?”

老板心平气和地说:“不怎么样,家庭暴力是怎样产生的?”

老板娘气冲冲地说:“什么?你还敢打老子。”

老板胸有成竹地点头:“对不起哟!”

老板娘向老板蹦去:“你打嘛?……”

老板一掌打老板娘在地下,左手封着老板娘的喉,右手在老板娘肉最多的屁股上,用尽力的打:“你的妈,你的老汉;二十年了我还没有发过火,你就以为我怕你,你就可以任意地欺负我,我不给你打痛,你认识不到,我妈老汉来你不欢喜,你的老家任来一个人你就捧上了天。”我拱在桌子上,老板娘没做声“你还是不经打,你一身的肉,我看你哭都没有泪水。你还好意思说离婚,你还以为你多伟大,我少不了你,我打光棍都心甘情愿,没有你我会死嘛?我看是有了你我妈老汉更早死,二十年了,我们没有拿过一分钱给我的老的,今天来吃了一顿早饭两块钱你都要问他要,只有你才下得了这个心。”老板松手站起来。“不打你了,你经不起我打。”

进来一位中年男士看了老板一眼:“你们咋会打架呢?”忙把老板娘扶起来。

老板对这位中年男士说:“她说要离婚,我答应,我错了,我不答应她又错了,你说我该咋样回答她。我怕什么,这就是家庭暴力,全世界的人知道最好。你提出的问题,我答应你,我还错了。”

我抬起头,中年男士对我说:“你咋看着他们打不管呢?”

我说:“哦!我是不对,他们两个都是中年人啦,我还在想向他们中的哪个学,他们两个中有一个是对的。”

中年男士给我挥手:“不说了,你走。”我走了。

老板沉着气:“你要去找市妇联,也可以找法院,要不然还有下一次。



099 市批发中心 #

在电脑组刚把票制好,制票的一个小伙子:“你是《佳营副食品店》的老板,季鱼?”

我点头:“对!”

小伙子:“你给我来一下,我们主任找你。”

我自言:“主任找我。”我们一边说一边走。

走进主任办公室,小伙子:“主任好,这就是季老板。”

一个中等个子,中年人,打领带,油头粉面,对小伙说:“好你下去!”主任对我说“季老板请坐。一边说一边给我沏了一杯茶。

我说好:“谢坐,谢茶!”

主任坐在办公的位置:“季老板,生意人,工作忙,时间紧,开门见山。你在社会上给我找一个哥门,做点事,你也是社会上的人,开个价就是。”

[画外音] 开个价,做点事,社会上的人? *

我说:“有多大的难度,做到什么程度?”

主任:“做到生与死之间。”

我说:“主任!我本人肯定是不行。”

主任:“你在黑道上比我更熟,不管怎样有你那一份。”

我说:“非要走这一步?”

主任:“这你就不管。”

[画外音] 我就是跟他说,给我两天时间,考虑一下再说。嗨!何必,就给他明说。*

我说:“这事是做得越隐蔽越好?”

主任:“对!这就是要强调的。”

我说:“这就没有把事情办好,你都已经没有隐蔽好。”主任看着我“一、制票的小伙是个人,有思维,他会想。二、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就不应该知道。我现在只能把你刚才说的话,当成一个玩笑,幸好我不知道前后左右,对我而言到此为止最好。要不然就没有做到隐蔽。每个人做事都想做到万无一失,往往是还没有做都已经失了。咱们都是人,都有思维,小燕子不会背诗,但有是还会作诗。”主任发愣了。“主任今天喊到我,是瞧得起我,我是一个不合格的高中生,我也没有完全学懂的一个问题,事物是对立的,像人与人的相处,可不可以说情有好深的人,下一步仇就深。仇深的人,总有一天反过来情又会深,这个情和仇它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我读书成绩不好没有搞懂。所以我和谁都好朋友,那怕他给了我的特大帮助,我只做一个普通朋友,要不然某件事没对,反过来就成仇人。再说认何人和我都是朋友,天下哪么多人没必要去与某个人作对,人与人的相处,是相互的。一件事没有想通时,会感到要气死人,想通了就哈哈大笑。像是一个人一瞬间就可成仁,一瞬间也可成鬼样。我是一个懒人,所以没有去想过那些,说的都是费话,望主任见谅。”主任闷着听。

主任:“老弟是这样的。”

[画外音] 哎呀!你不给我说都要得。*

主任:“是我的战友,我恨不得把他做了,我们一起去当兵,一起回来。快二十年了,当时他修房子我借了五千块钱给他,前一段时间我满五十岁,本来我都没什么,五千块钱,二十年,是个什么概念,我都没有一点怨,我生日他来了,后回去,孙儿淹死了,他现在要在法院告我,说我不请他,他的孙儿不会淹死。天下有这个理嘛?他还说那五千块钱不还了。”

我说:“法院昨说。”

主任:“他找了几次法院,法院还没有受理。”

我说:“就这个事呀!”

主任点点头:“所以我想了很久,把他做了。”

我说:“如果,话说果断点,是他有一点疾妒你。他是男人,我想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他哭过。”

主任:“怎么回事?”

我说:“因为他觉得和你的差别大,五千块钱快二十年了都还不上,他内心也惭愧,他未必还挺自豪哇。我想他就是不还你的五千元,他的经济可能比你差得远。”

主任:“这个是事实。其实我还在帮他。”

我说:“我想…… 我说…… 是我的话…… ”

主任:“你说不关事,我遇到这事脑壳就大了,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忙:“不不不,换一个思路,可能就会柳暗花明。”

主任忙:“嗯!快说。”

我说:“我说的你不会认可。”

主任:“你说看,我是在没招就是想要他立急消失。”

我说:“如果他还是有一点勤劳,经济欠佳。如果你现在还过得去,再送他个五千,以后就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他要昨作是他的事。”

主任:“啊!我还送他五千?”

我说:“对呀!我是说你能拿出的话,按我们农村人说的 ——这种人发不起级。你再送他五千在他的有生之年也不一定都有多大个出息。反过来对你而言得到的是心理的安稳,要不然吃亏的更是你,你的钱出得更多,后果、难、预。到那时才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们是战友,你做到仁至义尽,他昨想是他的事。如果是这个结果的话,你以后再想这事,再诚心地去看他,他任然比你穷,你一样生活幸福美满的家庭中。还少出钱,得来的是你一生安宁。”我点点头“谢谢主任对我的信任。”

主任:“我还得想一下嘛!”

我说:“我就谢茶了。”我站起来走时。

主任忙:“嗯嗯嗯!吃了午饭走。”

我笑道:“我,生意人,时间重要,谢了。”

主任:“好!下次来。”

我有点惊奇:“嗨嗨!嗯——?这种事是只能跟最知心的人说。”主任傻着眼看着我“那么我就是您最知心的人,您闷了二十年,今天说出来了,气就消了噻、心里认可了噻。对!是这个理、是这个理,主任!您好聪明,您好聪明哦!”

TOP

100 在我店门口 #

我从解放小卡车上下来:“国益下货。”

国益从店里出来对我说:“你得行,下次进货还是你去。” 12315的执法车就来了,我招呼道:“你们好,欢迎光临。我刚进的货,请给我指点指点。”

执法者拿了一个证给我看说:“没事,我们随便看看,你别紧张。”

我说:“我不看(证),任何一个自然人都可以监督我。”

[画外音] 嘿!我紧张了嘛?我有什么紧张的,难道是有人举报我有假货,现在才一点钟,不是上班时间,还是直接来查我。嘿!你们慢慢的查,我去喝茶。 *

国益看着他们,我在喝茶。他们不做声,仔细的查看每一种商品。他们穿的制服,我都不好意思看他们的摸样。他们看完了,一位男士拿一张字条:“哪位是店主。”

我平静地说:“我。”

检查:““你签个字。”

我说:“为什么?”国益在一边不高兴。

检查:“是表示对你这批货进行了检查。”

我奇怪:“没……”

其它执法者在一边:“我们查过了。”

我忙:“哦!我签字是对你们工作的肯定。那你也应该给我说这批货没有假的。”我忙拿起味精、豆油、醋、饮料和酒:“我请你们给我讲一下怎样识别真假,我开店的时间不长,没有经验,你们今天来了,就用一点点你们宝贵的时间,给我讲一下。如果不是你们的工作职责,就算是我私下请教你们。”

治法者相互看了一眼后就和我讲了起来…… 。之后我才转个神来,拿起笔笑着:“嗨!叫做签上我的名字。”大家都高兴起来。我写下了郑权。

他们走了,我和国益在把货搬到店里 。国益:“应该先组织我们去学习。”我看了国益一眼“鲫鱼!前两天我不高兴你。”

我看了国益一眼:“对!我看出来了。”

国益:“你看出来了咋没有反应。”

我说:“我有反应,我没有反应我不成了持钝者。”

国益:“我没有看出来。”

我说:“你没有看出来那就是反应。”

国益:“什么反应?”

我说:“保持沉默。多两天,你看我们不是笑脸相迎。”

国益:“沉默,还是反应哪?”

我说:“我跟你对着干,叫赌气;我要是哄你,又怕话不投机;多两天就好了,我今天看到的你就是笑眯眯的多好。笑一笑就少一少。嗨!在你不高兴的时候,只要我一开口你就会大骂我一通,我不怕你骂,哦!不对不对,我怕你骂,就是怕你生气,我本来就是被你骂的,我是你的什么人嘛!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受了委屈就骂我一顿,到你开心为止。我是你的什么人嘛?你不骂我你骂哪个。”我们慢慢的搬,慢慢地聊。

国益:“你呢?你受了委屈?”

我说:“我有什么委屈?”

国益:“人家有的单位都还有委屈奖。”

我说:“那是单位,我是个体。”

国益:“人生本来苦恼就多。”

我说:“是你要去把它当成苦恼,你换一种心态去面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去看那个问题,把它把握好了,从长远的眼光去看,其中也有好事的成分。”我笑“嗨!将计就计是不是在三十六计中?”我一笑“人家说你国益咋嫁一个那么丑的男人,你一定会说,要是帅的话你给我抢了咋办,所以你我喜欢这样的专用品。”我一点头“怎么样!这种回答,这种心态。”国益一笑“你这一笑不是就没有烦恼!”

国益一笑:“我不知道,我又没有看个那些书。不管你咋说,一个人一生不可能没有委屈的时候,菩萨还有委屈呢?”

我说:“第一个问题,即使我遇到了,没事,我数一二三,多两天,风雨过后,看到的是彩虹。第二个问题,是菩萨就没有委屈,即使它是菩萨,任何人骂它,任凭怎样骂它,它都不会介意,反而它应该自责,我是菩萨我为啥没有渡他为仁。因为咱们是凡人。书上写的这些,是文学家笔下的形像化地描写,看神化作品,你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凡人才会生气。”

我的手机一响,国益:“你的手机响了。”

我接:“我……”

对方一个中年人的声音:“120送来一个病人,现在在我们医院病危,我们是在他兜里找到的这个号码。”

我一笑:“你说。”

对方说:“他现在病危。”我心里有数了。

我东他:“是二十来岁一个男孩。”

对方说:“是,现在情况很不好。”

我说:“是个高个子多帅。”

对方:“是!像个学生。”

我说:“是我的儿子,麻烦你们全力抢救。”国益在一边瞪着我,我给国益摆手。

对方:“我们组织了专家组正尽全力抢救。你要把钱打到我们的帐号。”

我说:“你的帐号是多少。”

对方:“我发短息给你。”

我说:“我先暂时给你10 万。”国益瞪着我,我给国益摆手。

对方:“他现在情况很不好,我们把最先进的技术设备都用上了。希望还是有,你可能还得要准钱。”

我说:“麻烦你说个大概。”

对说:“你再准备个那么多。”

我说:“嗯!是120送来的?”

对方:“是!”

我说:“你们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

对方停顿了一下:“我们是国家办的医院。”

我说:“哦?你是国家办的。”

对方:“是!我们是国家办的。”

我一笑:“我咋说呢?”

对方:“我们专家组正在全力抢救,你把钱打到我给你发来的帐号里就是,好了吗?我们现在挺忙。”

我一笑:“你的意思,想要命就得出钱;我的意思,想要钱难。”我笑着“你骗人都不会骗,你说我咋听出了你的破绽?”

对方:“什么破绽?”

我说:“还要我解释?”

对方:“你的儿子现在病危……”

我说:“是是是!同志!你以后不要吃这碗饭了,我都能识破你,还别说其它人……”对方挂了“哦挂了。”

国益:“什么意思?”

我好笑:“一个骗子。”

国益:“你跟他说那么多?”

我说:“我东他的。”

国益:“你咋知道他是一个骗子?”

我说:“他诱导我说出,我家有一个人不在家。我就有意的说我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给我是什么关系,然后他就说钱的事。再说,出现这种情况,别说是120送到公利医院,就算是私利医院它都有责任向上级公利医院陪同转送。公利医院是无条件医治,不可能等到家属拿钱才抢救。这种情况叫应急处理。”

国益:“真有那种事医院不呢?”

我说:“不?别说是一个医院,就是一个旁观者都还要出一分力。”

国益:“他这样骗得了谁呀?”

我说:“他打十个电话骗不到,不一定打一百个电话都骗不到,总有一个人遇巧,一个月能骗到一个也不错。”我瞪着国益“人上一百,什么人都有。”我一笑“他听不出来我的年龄,我的儿子二十岁了。”



101 我家晚上 #

刚吃好晚饭,各人洗碗,各人涮口,不用牙刷。国益:“你今晚咋才吃那点,……”

我说:“哦!还有一个高兴的事我没有跟你讲,今天不是去参加法律法规培训嘛!我坐在第二排,认真的,聚精会神地听。嗨!跟上次的感受就不一样。”

国益:“那么认真,句句是真理?”

我说:“我觉得本来就是去学习,我还觉得自己很自豪,我步入社会,居然还有学习的机会。道不是句句是真理,我要聚精会神地听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说得对的我当然得点头。”

国益:“他还有说得不对的,没有说法律是无情的了?”我们回到客厅,慢聊。

我说:“我说的是口头语和书面语,还是有很多字词句值得我学习,要不然我不白去了一次,中午李科长把我喊到,和他一人我们两个去吃的馆饭,他开的饭钱。要是他都说法律是无情的话,我才是会慢慢的请教他。嗨!想着都好笑,你犯了法,就应该接受人民执定的法律条文,这是天经地义的。有人要去说成法律是无情的我搞不懂。未必人们会制定无情的法律?”

国益:“为啥?嗯!探讨点这些还是好,比晚上出去逛街吃灰尘好。我父母亲就爱晚上出去打牌。”

我说:“20多岁的李科长说他这次培训讲得最好,他找到了如何讲、说的技巧。”

国益:“跟你有啥关?”

我说:“他说往次讲纪律不好,一直注意全场的情况,看到有人不认真听他心里就不舒服,就是这个不舒服严重影响他讲课的心情,所以就成了他讲得费力,听者效果不好。这次是他首先发觉我听得认真,听得那么地投入,反而使他一直注意到我一人,他的心情就好,讲来就有条不紊。他说我一个眼神能提试他在那里要细讲。我一直都在注意他讲的哪一句话有水平,所以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我想,他也是在跟我一个人讲。”

国益:“这说明什么?”

我说:“说明由于我的因素使他找到了在跟众多人讲课时,把n个人当成一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噻!”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该是你身边的事,我抛出的专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862

场次 097 —— 101

TOP

楼主原创呀,很了不起!!

TOP

引用:
原帖由 中国戏剧网 于 2009-12-21 10:02 发表
楼主原创呀,很了不起!!
是原创,是表达我的意思。

TOP

我们在蓝天下,自在。

TOP

!!!!!!!!!!!!

TOP

101 我家晚上 #
刚吃好晚饭,各人洗碗,各人涮口,不用牙刷。国益:“你今晚咋才吃那点,……”
我说:“哦!还有一个高兴的事我没有跟你讲,今天不是去参加法律法规培训嘛!我坐在第二排,认真的,聚精会神地听。嗨!跟上次的感受就不一样。”
国益:“那么认真,句句是真理?”
我说:“我觉得本来就是去学习,我还觉得自己很自豪,我步入社会,居然还有学习的机会。道不是句句是真理,我要聚精会神地听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说得对的我当然得点头。”
国益:“他还有说得不对的,没有说法律是无情的了?”我们回到客厅,慢聊。
我说:“我说的是口头语和书面语,还是有很多字词句值得我学习,要不然我不白去了一次,中午李科长把我喊到,和他一人我们两个去吃的馆饭,他开的饭钱。要是他都说法律是无情的话,我才是会慢慢的请教他。嗨!想着都好笑,你犯了法,就应该接受人民执定的法律条文,这是天经地义的。有人要去说成法律是无情的我搞不懂。未必人们会制定无情的法律?”
国益:“为啥?嗯!探讨点这些还是好,比晚上出去逛街吃灰尘好。我父母亲就爱晚上出去打牌。”
我说:“20多岁的李科长说他这次培训讲得最好,他找到了如何讲、说的技巧。”
国益:“跟你有啥关?”
我说:“他说往次讲纪律不好,一直注意全场的情况,看到有人不认真听他心里就不舒服,就是这个不舒服严重影响他讲课的心情,所以就成了他讲得费力,听者效果不好。这次是他首先发觉我听得认真,听得那么地投入,反而使他一直注意到我一人,他的心情就好,讲来就有条不紊。他说我一个眼神能提试他在那里要细讲。我一直都在注意他讲的哪一句话有水平,所以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我想,他也是在跟我一个人讲。”
国益:“这说明什么?”
我说:“说明由于我的因素使他找到了在跟众多人讲课时,把n个人当成一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噻!”
歌词曲 《知道》
[旁白] 呵呵!该是你身边的事,我抛出的专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集是我地记录,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
字数统计 6862
场次 097 —— 101

第19集
歌词曲 《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 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边。

101 我家晚上 #
我说:“把n个人当成一个人来讲,这样他就讲得投入,对自己的心情就没有干扰,效果才好。”
国益:“就是这点,就白吃了别人一顿?”
我说:“有些事对一个人事说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但对另一个人可能就是非常非常大的事,所以说一个人要从不自满。”
国益:“你还真是把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都当成了学习。”
我说:“嗨!你别说,我觉得我就是处处在向别人学习,当我有一点收获的时候,我内心就充沛。”微笑“又觉得自己长大了一点,或者说这一下我才成熟了。”
国益笑着:“成熟?你以为你才三岁。”
我说:“你还别说,说话是一门艺术。你看!同样的文字,在不同人口里出来它的效果就是不一样,有的人就是布不了那个阵,控制不了那个局面,不能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吸收听众的注意力,不能使听众在他所渡之例。你看!有的人上台,还没开口,听众就坐好了,不说话,等讲课的人开口。”我笑“只要去想的话还是有意思。”
国益:“所以你就不去玩牌。”
我玩笑道:“讨厌,你讨厌。那个麻将1到9数不累。老年人又是一回事,年青人,你说是不是有点无聊。”我们一笑。
国益:“你慢慢地去研究嘛!”
我笑着:“研究啥哟!说严重了,只能说有点感想。”我们一笑。

102 我店下午 ###

[ 本帖最后由 廖政权 于 2013-8-13 15:59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