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领儿子看评剧

领儿子看评剧

儿子月考结束,也是为了完成单位的任务,于是在周末的傍晚,匆匆吃过晚饭,领着儿子直奔省文化活动中心,也让儿子见识一下什么是评剧。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儿子做了评剧的启蒙,但是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对评剧的印象还停留在“巧儿”的时代呢,顶多还记得表姐演过的“五女拜寿”。如果不是赵丽蓉老师前些年还演出了那么多精彩的小品,我对评剧恐怕早已淡忘了。进到剧场,一个醒目的拱门矗立在舞台的一侧,整个舞台是暗的,但灯光却打在了拱门上面,给人以强烈的的视觉冲击。

我上一次在剧场看评剧还应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而今天在现场看评剧也是时隔近三十年后的第一次,平时很难得在剧场看戏,倒是看过几场话剧,所以对评剧感到很新鲜,看到乐队的师傅们都端坐在舞台前的舞池里,我才知道评剧是要有乐队伴奏的。

没想到来的人还很多,几乎坐到了七八成,应该有很多是单位发的票,但还是让我感到意外。

当剧场的灯光渐渐暗下来,舞台上出现了很多做小买卖的人,也有行人匆匆走过,这时我才发现,在巨大的拱门后面,隐约可见很多低矮的平房,我知道在这低矮的平房中间,一定生活着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在他们身上,也一定会发生很多很多的故事。

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的主人公小巷总理出现了,她在处理着邻里纠纷;她在帮着找人抬即将分娩的产妇,因为胡同太窄了,120急救车根本进不来;她在帮着人们排水,因为胡同一下雨就成了烂泥塘……而就是在倒垃圾的过程中,让来体察民情的省长给这位开朗、大方、心直口快、办事干净利索的小巷总理当了一回官差,最精彩的是当小巷总理知道了这位被她抓了官差、又对他诉了一肚子苦的,即将成为她管辖之地一位居民的,看起来还比较体面的人,竟然是省长时,演员把那种既尴尬又惊慌失措同时又有所期盼的复杂心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然这段有给领导树碑立传之嫌,但演员表演的很到位,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小巷总理的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随着棚户区的改造,居民们开始动起了小心眼,这都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小巷总理也因此而费了不少的口舌去逐一调解,剧情一路发展,但在这里却突然峰回路转,小巷总理的养女终于等来了那位曾经抛弃自己的狠心的妈妈,而这位狠心的妈妈恰恰就是开发这片棚户区的董事长,两位妈妈齐声高唱,那不是在唱,那是在抒发或者说是在发泄一种怎样的情感啊……而女儿面对的更是残酷的抉择:一位是含辛茹苦,把自己抚养成人的亲爱妈妈,一位却是狠心将自己抛弃,而现在又回来准备弥补过失的亲生妈妈,剧情发展到这里可以说是达到了高潮,也让我这个七尺男儿不免激动不已,眼含热泪。

演员的唱功在这段戏里也经受住了考验。

按说剧情在发展到高潮后就应该接近尾声了,但是,在最后阶段,却又出来了一个老韩头的文物保护的问题,虽然编导的意图很好,就是在改造棚户区的同时也不忘对古老文化的保护,但我个人认为,还是有点画蛇添足。

纵观全剧,我比较熟悉的谭竹青的形象应该说塑造的是很成功的,而且剧情发展也比较合乎情理,演员的唱功也比较出色,表演也很有一定功底,道具和布景、灯光也都具有很高水平,这也是能够吸引那么多观众的重要原因。

不过在细节上我觉得还是应该再细细推敲,比如:高层建筑工地一场的布景经常在晃动;雪花是否做的更环保一些,如果演员把那些雪花吸到肺里是很可怕的事情,再就是唱词的提示幕是否应该再高些,因为不少个矮的观众应该是看不到字幕的下半部分的,还有就是音箱的位置,应该分散开,不然坐在音箱附近的观众是最痛苦的。

演出结束了,观众给予演员们热烈的掌声,乐队的乐师在换装,一位老者问明天还有嘛,得知还有最后一场,老者看样子还会来看,而且嘴里直念叨:这评剧比二人转强多了,真好!观众席的中间,巨大的调音台吸引了我,啥时候我也用上这么多轨的台子,感觉一定很爽。

最后还要提一提那个“胡科”,还以为是一位特邀演员,可回来上网一查,原来王晓曦就是长春评剧院的演员,王晓曦的演技那是没的说,一个“胡科”就足以证明了,虽然他在剧里只是个配角,但是看得出他演的很投入,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成了腕而应付了事,演出结束了,他就在我们旁边擦身而过,丝毫没有腕的架子,演员嘛就应该是这样,戏里戏外都应该是本色演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