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庸俗”是世界上最庸俗的词汇!

“庸俗”是世界上最庸俗的词汇!

“庸俗”是世界上最庸俗的词汇!
 李洪涛

搞文艺评论多年,用过很多词汇,也生造过很多词汇,但有个别人经常用的词汇我从来没用过----搞不清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用!然而最近,这个词汇居然被堂而皇之地写进红头文件,这就不得不让我表示深度的质疑了!
----这个令人费解而又极其泛滥的词汇,叫做“庸俗”!

一、 关于“庸俗” 的词义猜测
在我所看过的评论文章里,庸俗这个词的所指似乎永远不固定,不求甚解了那么多年,这回终于认认真真查了一次《新华字典》,结果更加茫然!
《新华字典》对这个词汇有两处不同的解释:
解释一:平常的、不高明的。
解释二:趣味不高、令人讨厌的、肤浅的、鄙俗的。
除此之外,互联网《百度百科》,对庸俗也作了一个类似解释,谓之:平庸僻陋、不高尚的。
读到这些解释立刻脑袋就大了!
按《新华字典》第一种解释,如果庸俗仅指“平常的,不高明的”,那这和我们常说的平庸有何区别呢?而从我所读过的众多使用“庸俗”一词的评论文章看,他和平庸显然是有很大区别,评论家们所说的庸俗显然不能和平庸划等号!
按《新华字典》第二种解释,困惑就更多了!如果庸俗指的是“趣味不高、令人讨厌的、肤浅的、鄙俗的……”,那么,什么是趣味不高?什么又是鄙俗呢?四个词义就有两个是昏概念!另外两个概念:肤浅!这个词在评论文章里经常被独立使用,显然与庸俗的本意有相当距离;至于令人讨厌……?究竟谁令谁讨厌?---缺乏主语!
《百度百科》的解释也很有问题!第一个解释又和平庸重叠了!第二个解释说庸俗就是不高尚的,那么什么又是高尚呢?这里又遇到个无厘头!
依旧让我们一头雾水!抛弃平庸、肤浅、平常、不高明这几个和评论家们所指相去甚远的词汇,我们发现,剩下的这些词汇一个比一个更无厘头!
1、什么是趣味不高?趣味和高低搭配在一起,本来就是个病句!俗话说人生百味、世间百趣,这些百趣百味,究竟哪一个是高的,哪一个是低的?趣味这种东西有体积吗?能竖起来用尺子去量吗?衡量其高低的尺度又是什么呢?
从美学意义来讲,趣味和人的社会身份、年龄、性别、血型、内分泌以及经历有关,原本不存在高下之分!一切关于审美趣味的高下之分都是人为的!没有依据的、不科学的。在阶级社会,统治阶级认为他们趣味高尚,那是一种明显的阶级偏见,这种阶级偏见被引入社会主义文艺评论领域应该是荒谬的!是对人的审美情趣缺乏最基本的文化尊重,说的更严重些,这是一个蔑视人权的定义!
2、什么是鄙俗?和庸俗一样,这也是个无厘头的玩意儿,鄙俗和庸俗究竟是同义词还是近义词?有没有词义区别?我不知道!谁知道就请谁来显示他的高明吧!我只知道用鄙俗来诠释庸俗,就像是用无厘头来诠释无厘头,最后当然只能使人一头雾水!
3、关键问题还是“令人讨厌”这个问题!究竟令什么样的人讨厌才叫庸俗呢?或者令人讨厌是一个抽象的、可以通用于一切人的概念?比如一个有同性恋爱好的人,是否有权把世间的一切男女真情,统统视作庸俗乎?
读到这里我似乎有几分明白了!原来庸俗其实就是一根棍子,你讨厌谁就可以用棍子打谁!发明庸俗这个词汇的人确实伟大!把庸俗这个词汇第一个用于文艺评论的人也很伟大!然而,这个词汇被评论家用得太多了,根据托尔斯泰先生的“鲜花论”,似乎我们评论界的蠢才也实在多得有点泛滥了!

二、 一个无厘头的哥德巴赫猜想与梦呓!
我们对庸俗这个词追根究底,想看看这个词汇究竟有多么深不可测!
晋葛洪《抱朴子•穷达》有:“庸俗之夫,闇於别物,不分朱紫,不辩菽麦。” 这有可能是中国人最早把庸俗二字配置在一起。在这里,庸俗似乎用来指智商低下、不闇劳作的人。
但葛洪在他的 《抱朴子•论仙》中还有:“常人之所爱,乃上士之所憎;庸俗之所贵,乃至人之所贱也。”这和《穷达》中的解释不同,庸俗在此应是指缺乏神仙气质的人乎?这里所说的“上人”显然和孔子之所谓“上士”不同,孔子论人,葛洪论仙,所以这里的上人应是指仙人!
不智者谓之庸俗,这个解释显然又和平庸重叠了!
不仙者谓之庸俗,这个解释和我们的现实主义文艺发生了严重对立!我们不可能说一切现实主义文艺、一切平常事、平常心、乃至人所共知的四维空间都是庸俗吧?
很多自命高雅的人士对所谓庸俗似乎深恶痛绝,但我也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伟大的理想主义和抱负,把平常心当做庸俗,这恐怕大家不会答应,因为庸俗这个词的词性带有明显的贬义,而平常心是人的一种正常的状态,贬斥人类最正常的状态似乎没道理!
那么究竟什么叫做庸俗?
我的英语老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英语里面庸俗这个词怎么写(告诉我我也记不住,连汉语词义都没有搞懂,更何况英语乎),现在也不想知道了。因为这个概念在英语里有好几个外形。
从翻译过来的西方文学看,翻译家们翻译19世纪前的作品,多半用庸和俗搭配,形容人的外貌气质,比如一些体形肥胖的劳动人民常被形容为庸俗。前苏联的赫鲁晓夫农民出身,肥胖、粗鲁、爱大笑,外交场合不拘小节,故在很多回忆录里被翻译成庸俗。但与赫翁经历气质相似的美国名将麦克阿瑟,却很少遭此形容,原因几何我不清楚!或许赫在政治上是个失败者,而麦克阿瑟获得了善终?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是耶?再或许英语和俄语对这个概念理解不同?
在文艺评论方面,西方人使用媚俗这个词比较多,用庸俗来形容文艺作品较少。这比中国的文学评论更准确些,媚俗是个动词,尽管米兰昆德拉对此深恶痛绝,但至少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个中性词,是文艺创作中的正常现象,没有庸俗那么可怕。
恰恰相反,西方评论家常把庸俗用于评论社会科学成果,例如机械唯物主义的方法论、例如对某些哲学概念粗暴的生搬硬套,被西方学者认为是庸俗社会学---这倒是和赫鲁晓夫的气质比较吻合!也和我们这里的某些人思维方式吻合。
但事已至此,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庸俗和不庸俗的区别究竟在哪儿?更无法判断西方人的原词究竟是何用意?也或许是翻译家翻译得不准确?
东西方人的词相外观不同,做这种对比原本没有意义,但对比东西方文艺评论对于庸俗这个翻译概念的使用可以发现,西方人偏重于平庸、简单、粗暴这个意思,比较容易理解。而中国文艺评论常常把性暴露之类一概斥为庸俗,这就百思不得其解了:在西方很多严肃高雅的文艺作品中,同样有性描写,为什么西方评论家不说这是庸俗呢?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庸俗的应用上显示出根本差异!原来中国人不喜欢性描写,把性描写当作了“令人讨厌”的东西,这大概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及漫长的封建社会有关吧?而西方人并不排斥这种东西(除非作者写得很差劲)。
可见“令人讨厌”这个说法应该是最准确的!你讨厌什么,就有权说什么是庸俗:同性恋者有权说正常男女之爱是庸俗、商人有权说拒绝暴利是庸俗、贪官的有权说洁身自好者是庸俗……,总之只要是你讨厌的、或者是你看不起的、你认为低下的---都可以理解为庸俗!
读了半天,古今中外,读者们肯定也没有读懂庸俗究竟是什么?好在这实在不是我作者的错!
拟结论:庸俗这个词汇是客观存在,但庸俗和不庸俗的区别究竟是什么,至今无人说得清楚。就如有人说庸俗是情趣不高,那么比他高的是什么?比他低的又是什么?这些词义没有界定清楚,庸俗这个词汇就永远失去了科学的参照。
再结论:庸俗可能就是评论家理屈词穷时的一根棍子,也很可能只是一个无厘头的哥德巴赫猜想与梦呓!
  
三、庸俗者眼里的庸俗是什么?
如果庸俗仅仅是个梦呓问题反而简单了,然而,当庸俗的词义比梦呓更随意时,怪事儿就发生了:
在电视综艺节目领域里,一些评论家把具有创新意味的节目称为庸俗,反把那些守旧、平庸的东西说成不庸俗,这就完全违背了庸俗二字中“庸”的含义,那些被斥为庸俗的节目我看了一百遍,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庸俗在哪儿?以《超级女声》为例,节目确实略俗一些(但俗得恰到好处),而庸从何来呢?我想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想明白!已经那麽多年过去了,说她庸俗的人,自己为什么造不出一个比她不庸俗的节目呢?
唯一能够说服我自己的结论只有一个:因为庸俗就是“令人讨厌”,所以一个本身很庸俗的人,完全有理由把不庸俗的东西说成庸俗!就像一个喝醉酒的人,总以为是别人先醉了。
难怪有那么一些人,开口闭口这也庸俗,那也庸俗,讲得别人一头雾水,最后人们才恍然大悟,喜欢说庸俗的那个人,原来是因为自己庸俗,所以原本不庸俗的东西到了他眼里反变成了庸俗!庸俗其实就是庸人的一副有色眼镜!
俗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想不到后面还漏了两句:庸者见庸,俗者见俗!人的记忆力和注意力毕竟是有限的,一部《红楼梦》社会内容丰富得有些过头了,但放到一个淫趣丰富的人手里,首先被记住的自然只有那些性描写啦----记忆力毕竟有限嘛!难怪鲁迅如是说!
喜欢说别人庸俗的人,常常自己才是最庸俗的!
正如八卦是世界上最八卦的东西;庸俗也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庸俗的词汇!

三、 无厘头的梦呓进入了红头文件!
我绝不反对今后的评论家继续使用庸俗这个字眼!
作家没有生造词汇的自由,因为他的用词必须让别人读得懂;而评论家经常可以借根造词,因为他有空间去解释自己造出来的词义!既然连造词都是被允许的,更何况庸俗二字乎?
托尔斯泰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好在喜欢使用庸俗二字的那些评论家们,很多原本就连庸才都算不上,这样的评论家难道还少吗?
唯独有人把庸俗说的那么可怕,极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对庸俗做个最望文生义的解释:人的能力毕竟有大小,而当今文艺竞争又那么激烈,庸自然是无可避免的----庸人无可避免,伟人有时也无可避免,但毕竟最后还有文化市场起调节作用嘛,庸得太严重首先会触及市场竞争的底线,怕什么呢?至于俗字,用于文艺创作应该是一件好事儿,作品通俗易懂读的人才更多,传播影响力才更大。庸和俗两个字拆开来看原本都没有那么可怕!
评论家继续使用庸俗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最令人吃惊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庸俗”这么一个最无厘头、最接近梦呓的词汇,居然堂而皇之写进了某政府机关的红头文件,并曾层层下发,搞什么反庸俗,没法不让人目瞪口呆!
红头文件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用来抒写机关领导个人小资情调和私生活的软文平台吗?
机关领导以及他们的秘书、才子们,可以继续使用庸俗这个词汇!但红头文件是用来指导人们行为的官方文本,如此严肃的地方,使用如此无厘头、如此梦呓的字眼,你让别人怎么根据你的意图去行动呢?
长此下去,难道这类的词汇今后还要写入法律文本不成?
用红头文件来反对庸俗,不得不说是这几年我国文化界的一大笑话!
正如喜欢使用庸俗这个词的人,常常自己最庸俗,而把庸俗写入红头文件机关部门,想必也庸俗得可以打100分了吧!?
(作者:云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首届会员代表、国家二级编剧)


TOP

庸俗这一词看似简单,其实不然~~

TOP

说的真好,社会好复杂哟

TOP

发新话题